中纪委机关报刊文,广东政商交往新现象
分类:头条新闻

原标题:创新红利在崛起 透析广东新型政商关系

摘要: 一段时间以来,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等负面消息不断引发人们思考,政商关系究竟该何去何从?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宾,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怎样让领导干部和企业家既不“勾肩搭背”又不“背对背”? ...唯有“官”“商”共同转变理念,恪守法纪底线,遵循公正标尺,才能为政商关系的新模式奠定基础,真正斩断官员和商人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链条。日前,浙商总会280多名理事在杭州召开经济形势研判会。会上,浙商总会会长、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会上提议浙商给自己定下四条纪律——不行贿、不欠薪、不逃税、不侵权。“不行贿”排在了浙商“军规”的第一条,背后则是企业家们对纯洁政商关系的殷殷期盼。一段时间以来,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等负面消息不断引发人们思考,政商关系究竟该何去何从?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宾,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怎样让领导干部和企业家既不“勾肩搭背”又不“背对背”?如何构建新型的良性政商关系以适应经济新常态?剥除裹挟的利益,让政商关系返璞归真过去,政商关系曾被简单化解读,往往有一些企业家把官员等同于政府。正是这种错误思维的引导,客观上造成了政商关系的“人格化”。由于每个官员有自己独特的利益需求和行为偏好,在市场经济制度还不完善的情况下,人格化的“政”势必会缺乏约束,形成对“商”的某种利益侵害,抑或在不法商人的诱惑下与“商”同谋,对公众利益造成损害。因此,有一些商人靠关系、钻营起家,游走在风险与暴利之间,赚得盆满钵满、左右逢源。然而,这种“亲密无间”的关系即使能风光一时,终究难逃“一拍两散”的结局。从十八大以来披露的腐败案件来看,不论是刘志军庇护下的丁书苗,还是刘铁男腐败案中的“裙带商人”;不论是发改委价格司的腐败窝案,还是山西的“塌方式腐败”,那些与涉事官员“不分彼此”的商人下场有目共睹。相互疏远既不现实,又做不到;而走得太近,则又可能滋生诸多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政商关系真的这么复杂吗?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认为,政商关系之所以让人觉得复杂,就是因为它可能会裹挟着一些利益输送的问题,这一面可能有官员索贿,另外一面可能是一些不法商人主动行贿。“说到底,政商关系就是类似于裁判和球员的关系,双方要明确自己的职责,不能混为一体,应该有底线、有距离。”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表示。撇开官员与企业家的自我修养和个人品德因素不谈,政商关系的本质,归根结底是厘清政与商在资源配置过程中的相互关系。官员时刻保持清醒的权责意识,找准服务企业的角色定位;商人始终恪守公平竞争的市场规则,坚守诚实守信的价值理念,二者之间真正建立起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政商关系才能化繁为简,营造出公正透明、互利共赢的发展环境。适应新常态,“官”“商”理念需除旧立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政商关系新生态:君子之交,相忘于江湖”分论坛上,原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表示,“构建新的政商关系,中国新的政治生态显得对中国经济来说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重要。”他认为,一个国家真正具有创新能力,要使得企业家能够全心全意地专注于创新,而不用分心在这方面拉关系,那方面进行贿赂,才能使得整个企业和国家关注中国经济发展最核心的问题。伴随反腐败斗争的深入、政府简政放权以及全面依法治国的步步推进,新的形势为政企实现良性互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党员干部身处与企业打交道的一线,应重塑从政伦理。在纷繁的物质利益面前,官员要做“谦谦君子”,必须加强党性修养和廉政意识养成。始终保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警觉,冷静对待手中的权力和人情往来,从而把握住“工作联系等距离,服务企业零距离,私人交往远距离”的分寸,政商交往才能坦荡荡。“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为健康政商关系提供了参照坐标。要持续推进行政体制改革,进一步下放和减少行政审批。政府的行为不越界,企业的创造力就能充分释放,人为因素造成的暗箱操作等不公现象日渐消弭,市场主体的活力就会被激活。对企业而言,应把主要精力放在自主创新上。从“赚钱凭关系”到“赚钱靠本事”,从“赚钱找政府”到“赚钱拼市场”,企业需跳出和政府拉关系、搞圈子的固有模式,依靠技术、产品、管理、商业模式的创新,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这才是壮大实力的必由道路。由此可见,唯有“官”“商”共同转变理念,恪守法纪底线,遵循公正标尺,才能为政商关系的新模式奠定基础,真正斩断官员和商人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链条,塑造官商交往“平淡如水”“相敬如宾”的新常态。为政商新模式护航,砌筑制度“防火墙”在树立正向倡导的同时,防范个别官商铤而走险,还需时刻启动制度“防火墙”,对冒头的不良迹象及时“消毒”。因此,通过完善权力配置及其运行监督机制,修复漏洞,便成了重塑良性政商关系的题中之义。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副教授朱淑枝认为,既不能完全寄希望于政府官员和企业经营者的自律行为,搞唯道德论,也不能仅靠有问题才惩治的方式来治理,而是需要建构一套常态化的机制,消除“没有原则的政治”与“没有道德的商业”,回归权力和商业的本真。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频出重拳,摘掉“红顶黑顶”中介,严惩“勾肩搭背”:清理党政干部在企业和社团的违规兼职,严禁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培训项目,规范领导亲属经商办企业……此外,政府制定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明确“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企业也有一张“负面清单”,做到“法无禁止皆可为”。种种努力,给官商两方架起法纪高压线、筑起制度“防火墙”。严格执行“权力清单、负面清单、责任清单”等管理方式,重视事前、事中和事后监管,对那些与党纪国法逆向而行的不法商人和贪腐官员零容忍,让“官”的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商”的经营在合规中运作,能合能分、权力有边界、运行透明的新型政商关系才会成为现实。既要警惕官商之间“过从甚密”,更要健全官员正常联系企业机制,防止官员与企业的关系从过去的“勾肩搭背”演变成为“背对着背”。云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副教授谢维华建议,要畅通官商正常交往的途径,让官员摒弃廉洁自律不自信的意识,把正当的官商交往放到桌面上来,既让官员能够及时了解企业所需、提供及时有效的服务,又能避免企业千方百计抱官员“大腿”满足自我发展之需。如果说“永不行贿”是企业家应有的商道精神,那么“永不受贿”则是政府官员必守的政治伦理,也是制度设计的价值指向。利益从来不是政商关系的润滑剂,纯洁的政商关系、健康的市场环境,才是激发活力、赢得未来的根本。政商可以“近”但不能“粘”,而这个界就是党纪和国法。

去年以来,广东省及部分地市相继出台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意见措施,以“正负清单”形式明确了政商交往的“雷区”和“安全区”。时隔一年,半月谈记者走访广东企业家、基层干部后感受到,当政府下放权力、厘清边界,企业界人士的经营价值观就会激浊扬清,“创新红利”就会逐渐取代“关系红利”,成为企业健康发展的驱动力。

正负清单划出政商交往“雷区”“安全区”

全面从严治党大环境下,部分地区一些官员怕踩红线,对企业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出现了“为官不为”“谈商色变”的现象。去年4月,广东省纪委、监察厅印发了《推动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若干意见》,以开清单的方式给政商交往提供了一张“明白纸”。

云顶娱乐网址,正面清单明确了政商交往的边界,划出了干事创业的“安全区”。根据广东省纪委出台的意见规定,机关单位工作人员经批准可“参加企业符合规定的各类活动”“由企业按照当地公务接待标准提供工作餐”。

“清单出台前,很多领导干部到企业调研都不吃饭,有时候为了中午赶回食堂吃饭,只跑一家企业就走了。”广东一鼎科技公司副总经理廖卫平说:“不吃饭反而让政商关系越来越疏远。清单出台后,领导逐渐敢上门了,吃个工作餐,聊聊心里话,大家都没什么心理负担。”

负面清单厘清灰色地带,为政企行为划定禁区底线。广东省纪委的意见明令禁止干部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禁止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或接受旅游、健身、娱乐等活动安排。

此外,清单对企业行为也有详细规定,比如,非公有制企业及其负责人不得为机关单位工作人员及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和其他特定关系人理财;也不得以不正当渠道或非法手段影响机关干部人事任免、公共决策、公务执行等。

不喝酒也能干好工作,拉关系成为落后“生产力”

“现在不喝酒也能干好工作。”广州立白集团总裁陈凯旋感慨地说,广东省纪委政商交往的正负清单出台后,政府与企业联系更紧密了,面对面交流多了,背靠背现象少了。双方关系更融洽,企业发展也有了信心,更有底气。

广东英格来思服装公司董事长黄学明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半月谈记者:“去年我去北京参加招投标时,突然发现营业执照在办理‘三证合一’时弄错了企业信息。更改营业执照起码要15天,眼看要出发了,哪里来得及?没想到工商部门给我开了绿色通道,2天全搞掂,什么礼都没送。”

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意识到,随着规则制度的完善,靠拉关系做生意必然被淘汰。广东履安实业公司总裁付松山形象地比喻说:“市场竞争就像打牌,以前有的企业靠关系,看得到别人的底牌,现在潜规则少了,明规则多了,谁都很难看到谁的底牌,企业家拿出真本事,有核心竞争力才能脱颖而出。靠关系的落后企业迟早要被淘汰。”

在切实保护企业合法权益的同时,广东纪检监察机关也加大力度治理“为官不为”“吃拿卡要”等问题,强化执纪问责。据广东省纪委统计,意见出台后,广东纪检监察机关查处了一批官商勾结案件,问责“为官不为”1707人。

合法守规搞经营,召唤企业家精神崛起

构建新型政商关系,双方都要明确边界。对于企业,自设底线十分重要。曾多次公开表态“不行贿”的万科创始人、企业家王石认为,中国商人阶层有待自我更新,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行贿。王石说:“企业家是引领社会向前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不行贿就是保持人格独立,不管企业是大是小,是强是弱,一开始都要养成好习惯。”

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塑造健康的企业价值观正成为越来越多企业家的共识。新的改革桥头堡广州市南沙自贸新区制定了《创建廉洁企业联盟的工作方案》《行业协会自律规范》,建立健全行业准入和退出机制,组织企业签订“永不参与行贿”承诺书,引导非公企业及其负责人合法守规搞经营。

从事医疗软件开发的广东中视医疗科技公司董事长黎钦说:“公司跟医院谈合作时,有同事问我要不要送礼,我觉得没必要。产品做得好,在市场上独一无二,客户会选择认同我们。”

“政府营造的环境是企业生存的土壤,什么样的政府会培育出什么样的企业,当然企业的行为也会反作用于政府行为。”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建议,政府还应继续转变职能、下放权力,继续降低“关系红利”,增加“创新红利”,让企业不靠寻租靠创新,获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当企业家精神日渐崛起,一个“亲”而有度、“清”而有为的政商互动新局面就会加速形成。(半月谈记者 赵东辉 毛一竹)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纪委机关报刊文,广东政商交往新现象

上一篇:找好工作难,走出校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