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茅台8元钱,不断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
分类:头条新闻

不断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时代沧桑巨变,但总会在每代人身上留下印记。67岁的李玉梅不会网购,这给她带来不少困惑,就在上个月,她还因为网上买衣服的事和儿子发生了不愉快。李玉梅埋怨儿子缺乏耐心,可自己又不会操作。

图片 1

进入2月,要开始忙年了,再过几天李玉梅就会像往年一样成为老家附近综合市场的常客。和80后的儿子不同,她的青少年时期在计划经济时代,那时买东西除了给现钱,还要凭票。粮票、油票、布票、肥皂票、棉花票……是李玉梅对青春略带酸涩的记忆。

从1955年我国发行第一套粮票算起,到1993年粮票退出流通,长达38年的票证时代伴随几代中国人的生活点滴。而随着改革开放潮起,又与另一个不同的40年交织重合。时代风云变幻,中国人在每一个新年的期盼和忙碌中,更替着岁月,送走短缺、困窘,迎来变革、新生。

从“想吃饱”到“吃得好”

半个窝头知母恩

常言说“民以食为天”,食物跟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也随着时代的变化反映出生活的变化。

李玉梅生于上世纪50年代,回想起自己成长的年代,她感觉像是回到另一个世界。

40年前,小岗村的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如一声惊雷,响彻华夏大地。而改革的最初动因,也是因为“想吃饱”。那个时候,城市食物供应匮乏、农村口粮供给紧张。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一些地方还在使用粮票,由于物资流通不畅,很多城市居民餐桌上只有本地产的几种蔬菜。

李玉梅的老家在河北北方一个县级城市,兄弟姐妹3人,很长一段时间,只有父亲一人在工厂上班,母亲帮工贴补家用。在她记忆中,家里所有用度,米、面、油、衣服、副食品,几乎能想到的一切都要凭票购买。

90年代以来,随着农村生产力的极大解放,农产品的供给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快增长。“吃喝”,正从生存型消费,向健康型、享受型消费转型,由吃饱、吃好,向保障食品安全、满足食品消费多样化转变。

特别是每月的口粮,大人和孩子要按标准定量领取,李玉梅记得,作为工人的父亲最多,母亲因为没有单位要比上班的妇女少,孩子的定量就更少,全家五口人勉强维持温饱。

如今在人们的家里,天南地北的特产、春夏秋冬的作物,都被一一端上桌来。而随着跨境贸易的发展,海外的新奇食物,也成了中国人的日常餐食。吃得更丰富、吃得更健康,成为每个家庭的新追求。

李玉梅成长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新中国百废待兴、百业待举之时,为了解决庞大人口的温饱问题,政府对有限的粮食施行统购统销、定点定额供给,1955年发行了第一套粮票。后来,凭票购物范围扩大,尤其是在最困难的1960年代初期,无票寸步难行。据统计,北京1961年凭票供应物品达69种之多。

穿

在李玉梅的印象中,母亲总是盘算着家里不多的钱和各种票据。每到买粮的日子,拿着粮证、粮票,排起长队。家家户户定时定点买粮,一如过节,已消失不见的国营粮店,曾经却是中国人无比重要的生活场域。

从“单调简单”到“穿出个性”

由于定量不足,很多家庭在购粮日到来前就把口粮吃完了,借米借面是常见的事,但有时只能咬牙挺着。一次,临近月底,母亲用仅剩的一点粗粮做了几个窝头。正在长身体的弟弟没吃饱,母亲把自己的窝头又分了一半给弟弟。想起那个场景,几十年后李玉梅依旧心痛不已,“天下只有父母可以这样无私。”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说的就是40年前中国家庭穿衣的状态。由于物资匮乏,很多家庭都是用布票买布之后,靠着妈妈的针线活或缝纫机做衣服。

尽管物资匮乏,过年仍是最美好的记忆。李玉梅说,不管平时多么节俭,过年都会大方一些,孩子多、负担重的家庭一年到头才能吃上这一顿饺子。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成品服装开始出现,种类也越来越多,喇叭裤更成为年轻潮人们的抢手货。棉布、粗布等传统面料,逐渐受到“的确良”等合成面料的冲击。而绿蓝灰黑这些曾经的主要色调,也被更丰富的颜色所取代。

对孩子而言,过年最大的快乐是穿新衣,吃一些平时吃不到的“零嘴儿”。李玉梅记得,过年家里会领到一些副食票,买瓜子、花生、糖,还可以吃到肉。父亲是个开明的人,经常想方设法给孩子们买各种零食,“为的是让我们见识见识”,李玉梅姐弟三人很早就吃过巧克力。

再到后来,人们购买衣着的出发点也开始发生变化。有的想要保暖御寒、有的希望时尚前卫、有的追求朴素健康……今天,在很多城市陆续出现的一些“私人定制”的裁缝店,甚至可以量体裁衣、自选面料、手工制作。

度过最困难的60年代,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结婚几年后李玉梅随丈夫到东北定居,但当地的生活也不富裕。有一年,亲戚家刚出生的孩子母乳不够,需要奶粉,当地买不到,李玉梅托老家亲戚买了邮寄过来,才解了燃眉之急。

从妈妈做的衣服到工厂的成衣,再到私人定制服装,看似“回归”的穿着背后,其实是人们个性的释放、需求的满足,以及生活的美满富足。

无论富足还是贫瘠,春节都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忙年从来必不可少。在李玉梅看来,物资匮乏时人们反而更懂得珍惜,年味儿也格外浓。穿起过年才穿得上的新衣服,全家人围坐吃一顿只属于春节的饺子,置办的年货虽不丰富却来之不易……

“现在生活好了,却不懂珍惜了。以前好不容易吃到一个苹果,大人会特别细心地一点点压成泥喂给孩子,现在哪个孩子还会珍惜一个苹果啊!”李玉梅说。

从出行不便到一日千里

酒香浓郁的年

上世纪80年代,出行还没那么便捷。

57岁的张卫民是改革开放后最初一批上大学的人,从农村步入城市端上铁饭碗后,张卫民最初的感受却是,饭不够吃了。

从短途看,小汽车还是一个稀罕的东西,作为结婚“四大件”之一的自行车,是人们短距离出行最重要的交通工具。

1983年7月,张卫民分配到北京一家国有大型企业,户口落在单位集体户,三餐在单位食堂解决。每月初,他从食堂领30斤北京市粮票,再用粮票和钱买成饭票、菜票,然后计划着每顿饭用多少菜票、多少细粮饭票、多少粗粮饭票。“计划不好,吃多了,月末就要向单身女同事借饭票,下月初再还。”

出趟远门则主要依靠速度不快、拥挤不堪的火车,“啤酒饮料矿泉水、香烟瓜子八宝粥”是人们对绿皮车的清晰记忆。至于飞机,还是极少数人的选择。

“最盼望的就是过年过节,中秋时团委会请单身汉聚餐,不花钱,吃得好;新年时食堂会做很多平日少见的鸡鸭鱼肉,凭票每人可打两份硬菜,同一处室的人把菜集中起来,就可以聚餐了。” 张卫民说。

如今,出门坐汽车已经成为常态,每到假期,自驾游的车辆在景区挤得满满当当,网约车、共享单车更是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标志。而在远距离出行方面,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高铁网络横竖密布、航空枢纽星罗棋布……人们的选择更多,人与人的距离更近。

最令张卫民难忘的是工作后第一个春节。1983年底单位安排他到上海一家百年老厂挂职锻炼。临近春节,带他的工人老师傅主动提出自己女儿在一家宾馆工作,可以买到茅台。

过去,人与人见一面可能需要几天时间甚至更久;今天,天涯海角也近在咫尺。改革开放40年,人们便捷出行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国家的科技进步和民生的福祉提升。

这在当时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事。不要说国酒茅台,就是一般的曲酒都限量购买,普通人很难买到。张卫民花8块钱买了一瓶茅台作为年货带回山东老家。那年春节,全年人在茅台酒的浓香中迎来新年,这成为张卫民多年最真切的年货记忆。

进入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风雷阵阵,中国人的生活渐渐改善,但仍谈不上宽裕,票证依旧捆绑着人们的生活。在上海,张卫民三餐在食堂吃,但粮票要自己出,单位每月给他邮寄全国粮票。

从油墨飘香到移动读报

上海人称全国粮票为“满天飞”,因为可全国通用,且不会作废,想换到全国粮票并不容易。每次单位寄来粮票,熟悉的人便围着张卫民兑换,很快便一抢而空。

对很多人来说,当年街头巷尾的大喇叭广播是最早获取信息的渠道。

几年后,张卫民在北京有了新住处,一间不带暖气的平房,10平方米左右。虽然艰苦,但张卫民从此有了自己的独立户头,也就有了户口本和副食本。那时,副食供应要凭本凭票,有的按户供应,有的按人口供应。除油、肉、豆腐、麻酱、糖等按人口凭票、凭本购买外,鸡蛋之类的副食是按户凭本购买。

那个时候,收音机作为“三转一响”的一员进入家庭,在收音机上听广播、听歌曲、听评书成为很多人饭后休闲的重要方式。随后,电视机开始普及,从黑白到彩色,从小尺寸到大块头,全家人围在一起看春节晚会、学生放假看《西游记》成为那个年代的美好回忆。

“我一个人户头的副食本,一个月可买5斤鸡蛋,和多口人户头的副食本待遇一样,心中不无得意。家里人口多或来客人的,常有借别人副食本的,也有接受别人副食票的。” 张卫民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出现的都市报,让人们在油墨飘香中看到了更多的新鲜事儿。进入21世纪,电脑和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聊天室、博客、论坛让陌生的人在一起交流分享,让世界成为真正的“地球村”。而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更是让人们进入移动信息的时代。如今,手机上的信息容量不断扩大,也让人们的视野更加开阔。

“平日副食总是紧紧巴巴,使得那时候的人比较‘馋’,过年可以解解馋。” 张卫民回忆,每逢春节,在平常供应的基础上,按户可多买5斤带骨的猪肉,还可买5斤牛肉或羊肉。

40年来,获取信息的方式正发生着根本的改变,但不变的却是人们对信息和自我提升的渴求。

这在物资短缺的计划经济时代,已经算最温情的年货了。在张卫民记忆中,那时的牛肉即使在蜂窝煤炉炖煮整个晚上也不会软烂,过年还可买几斤花生和瓜子,算得上锦上添花。

票证式微

从露天放映到VR电影

当改革开放的风由南而北吹起时,一些人开始嗅着这股强劲的南风探索更多生活的可能性,而大多数人的生活仿佛依旧,又似乎在悄悄改变着。

看电影,或许是改革开放40年来群众热衷的、始终不变的娱乐方式之一。说不变,是因为人们对电影的喜爱没有变,但40年间,电影本身却发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

在李玉梅的回忆中,20世纪80年代后期已经不再为吃穿犯愁,后来出现了自由市场,人们可以自由买东西,种类也多,一到过年更是人头攒动。

那个时候,奔走四方的电影放映队给人们送去精神食粮。看一场露天电影对于人们来说,不亚于一次节庆。尽管电影的种类很少,却依然受到热烈欢迎。一些经典影片的台词和场景,甚至会被人们背诵、模仿。

张卫民记得,1986年后家里的粮票开始富余,街头出现了一些人吆喝着拿粮票换塑料盆、换锅,定期换鸡蛋。商品的丰富更新着人们对生活的期待,以往被视为命根子的粮票不再如珍宝,取而代之的是自行车、电视机等“奢侈品”。当时,自行车等大件仍要票,只有少数单位能领到。张卫民攒了好几个月钱,却没有票,最后得知一个同事调往外地,他才辗转买下了他的自行车。

后来,随着城市建设发展,电影院多了起来。影片的种类也越来越多,从红色经典到进口大片,从古装历史到未来科幻,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由选择。

张卫民后来才知道,那些走街串巷兑换粮票的人是最早一批进城务工者,而更大的背景是,国家在改革开放中生发出活力,人员开始自由流动,建筑在严格户籍制度和粮食关系上的城乡壁垒开始破除。

再后来,科技元素加入电影产业,从3D到4D再到VR,电影的种类越来越丰富,人们的选择空间也越来越大,电影正成为现代人重要的休闲娱乐方式。

1984年新春,通行30年的布票正式废止。1992年广东率先放开粮价,1993年1月浙江取消粮票,上海、江苏、北京等省市紧随其后,1993年被称为“第二货币”的粮票终止流通。

年复一年,人们在一个个新春中迎接着生活的改变,从困窘到富足,从封闭到开放。只是更迭太快,乃至经历过过去年代的人身上还保留着一些积习:一件衣服可以穿很久,一件物品可以用很久,习惯精打细算,习惯量入为出。

从“有的住”到“住得好”

上世纪80年代,基本上家家户户住的都是平房,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几家人共用一个厨房,上厕所要去公共厕所,是那个时代的人对住房最深刻的记忆。

进入90年代,有了越来越多的红砖房和楼房,越来越多的家庭通水通电,一些地区甚至能在家里上网。人们开始装饰房间,屋子越来越漂亮;有了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方便。

再到后来,宽敞明亮的屋子、楼前楼后的花园、直通车库的电梯……这个时候,房子的功能也变得越来越丰富。年轻人喜欢有一个书房、女主人想要一个瑜伽室、老人希望有地方喝喝茶、小孩子也有了自己专门的游乐室。

一套房子,承载了一个家庭的奋斗和期望。40年间,中国人住房的变化,是物质生活不断丰富的历程,更是人们生活选择不断增多的历程。

从凭票购物到移动支付

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粮票还是很多地方群众购买米面的凭证。不只是粮票,布票、棉花票、缝纫机票等票据,成为那个时代人们买东西深刻的印记。

90年代开始,购物票证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人们可以通过现金购买到丰富的生活用品。再到后来,银行卡、信用卡开始普及,从出门带钱包到出门带卡包,“一卡在手,行遍天下”是当时银行打出的响亮广告语。

进入互联网时代,买卖已经不仅局限于线下,电商的兴起让全世界成为一个大市场,每个人也都成为市场中的一员。拿出手机就支付,“买全球、卖全球”已经不再是一种幻想。

从物资短缺凭票购物,到物质丰富全球海淘,与人们日常生活联系最紧密的“买买买”,正变得更容易、更方便、更实惠。

图片说明:

图①:2007年9月28日,侗族姑娘在贵州美食博览会上介绍民族特色菜肴。

人民视觉

图②:1978年,北京前门大街上卖冰棍的流动车。

朱宪民摄

图③:2017年12月13日,吉林一位女士正在定制服装。

人民视觉

图④:上世纪80年代,喇叭裤兴起。

资料图片

图⑤:1983年,河北承德市中华路一角。

资料图片

图⑥:上海如今的城市风光。

人民视觉

图⑦:上世纪80年代春运。

资料图片

图⑧:郑州动车检修所。

人民视觉

图⑨:1985年1月1日,上海市民凭票买下一台双鸥牌洗衣机。

人民视觉

图⑩:2013年2月8日,沈阳市民在超市采购年货。

人民视觉

图:1993年,河北省遵化市一处阅览室内读书的群众。

安佑忠摄

图:2012年12月8日,湖北省图书馆新馆的电子报纸吸引小读者。

人民视觉

图:1979年冬,黑龙江省黑河市王肃电影院门前,人们排队买电影票。

资料图片

图:2018年6月14日,在上海2018亚洲消费电子展上,参观者体验VR电影。

人民视觉

版式设计:沈亦伶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瓶茅台8元钱,不断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

上一篇:行政体制改革,在福建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