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者攀附孝冲帝军暴富致反目,Moreno曾助土地
分类:头条新闻

  回应>   近日,王林在网上以问答形式回答了众多焦点问题。
  为什么要去香港?   我在1995年5月获得正式香港居民身份证。现传言王林“为了逃避逮捕逃到香港并藏匿在那里”是不对的。
  芦溪是我的老家,深圳是孩子们上学的地方,香港是我做生意的场所,我常在三地辗转居住。到香港是回家不叫“藏匿”,而且香港也是中国的一部分。目前我不喜欢太多打扰,但过段时间我肯定会回去的。
  和举报人邹勇有什么关系?   十多年前,邹勇在我们家乡就是一个“小混混”,听说刘志军拜访过我,就找人认识我后千方百计巴结我。又是送礼又是拜师的,比我儿子还孝顺听话。2008年甚至求我帮他在我深圳住的小区内帮他买套别墅,说要和师傅住在一起。
  这一切在我引见他拜会刘志军后改变了。他攀附上刘志军后要到了一个铁道旁待拆的货场,改建成一大型的煤炭储运中心,后来还拿到了几条货运线。在刘志军的大力支持下,邹勇暴富起来了。这之后他就很少搭理我。
  从去年11月份起,我坚持不断地向各级有关部门写信或上访实名举报邹勇,举报持有外国护照的江西省人大代表邹勇,在家乡一贯横行霸道胡作非为,他利用多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关系网和私自组建的地下黑社会组织,对不听他指挥的中小企业主大肆打击报复,涉嫌三十多起刑事案件。邹勇还将大量不义之财转移到海外并随时准备潜逃。
  没想到邹勇恶人先告状,利用媒体精心策划了照片事件,以“王林事件”中受害人(唯一实名)身份到各大媒体诉说如何被骗,意图先发制人反击我的举报。
  为什么爱和明星合影?   因为气功不被一些人理解,而我又是一个喜欢呼朋唤友、性格张扬的人,所以当朋友介绍朋友来访时,我总是非常高兴并热情接待。向来宾表演并趁来宾高兴时合影是我的一大爱好,并没有什么目的,从来没有向外炫耀过。
  除了少数影视明星和个别官员,大部分都只是一面之缘,从此再无联系。媒体认为我“善于经营权术”,如果真是这样我就不用持续上访举报邹勇了。媒体称我为“官商掮客”,我承认除带邹勇见刘志军外,我再没有做过这类事情。
  到底有没有“神功”?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有“神功”。我练的只是民间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一种技艺,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练成,与个人的体质有关,所以应该可以归属于气功一类。
  既然“意念”、“人体特异功能”之类的描述很难让人接受,说“杂耍”就容易理解多了。因机缘巧合我习得了其中一点点奥秘,在二、三十多年前那个特殊的时期,确实是我用以表演谋生的手段,并因此还以“诈骗罪”入狱。但是,我曾表演过的那些东西,没有看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表演的时候为了助兴,我夹杂了一些即兴小魔术维持气氛也是有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些是魔术。
  是否利用表演敛财?   九十年代以后,我在国内表演从不收钱,纯属好友圈娱乐。应病人家属一再请求,我有时也用气功推拿术加草药给人看过病,这样的事情一年最多也只有一、二次。有些治好了的疑难杂症病人事后送的红包推脱不掉时也收过,但我从来没有过对外宣传收钱治病。因为每看一个病人我自己大伤元气,事实上我也不靠这个赚钱。
  巨额财富从何而来?   在港澳台及东南亚地区,我有许多的朋友,有时也和他们一起做点生意。另外,有点钱我就喜欢买房子,这十几年在国内外我都有做一些房地产投资,这些年行情好我赚了不少。如果涉嫌违法犯罪,我愿意接受大陆司法部门的合法调查。

摘要: 借“民间杂耍”与官员建立“轻松、娱乐”的关系,王林由此创造商业中间人奇迹:他曾帮助地产企业借壳上市,让地产商资产迅速增长60亿元;他为邹勇介绍了刘志军,使其获得罕见商业良机;他曾是50斤黄金利益输送的纽带……但充满江湖规矩的利益链条,因江湖恩怨而 ...借“民间杂耍”与官员建立“轻松、娱乐”的关系,王林由此创造商业中间人奇迹:他曾帮助地产企业借壳上市,让地产商资产迅速增长60亿元;他为邹勇介绍了刘志军,使其获得罕见商业良机;他曾是50斤黄金利益输送的纽带……但充满江湖规矩的利益链条,因江湖恩怨而失控,并最终成为绑缚“大师”王林的根由。一线调查“大师”王林曾助地产企业借壳上市佛法讲究因果,七月注定成为王林的一个劫数。7月15日,王林关门弟子邹勇疑遭碎尸杀害,王林迅速成为舆论曝光中的犯罪嫌疑人。两年前的七月,王林因明星、企业家等名人的造访被媒体关注,“诈骗敛财”的指责随之而来。背后推手则为死者邹勇,王林曾说邹勇将“全身腐烂而死”。“一代大师”王林两年前由此退隐香港,两年后再次成为关注焦点。这其中是否也有因果或不是“跳出三界外”之人所能理解的。跳开师徒两人的利益纠葛,揭露王林气功真伪,看似无可指责。但邹勇之死则揭开各方利益诉求的遮羞布,气功只是一个幌子。但于商业而言,王林却属于成功的“中介者”,他依靠人脉资本,曾一度帮助地产商借壳上市,使企业负责人身价猛增60亿元。一如气功真假难辨,舆论纷纷扰扰,王林罪与非罪只有法律才是最终的仲裁者。截至目前,警方对王林立案的涉嫌罪名则是“非法拘禁”。对于王林,是否通过非常态方式获得非正常收入,法律界人士认为,在法治的框架下去讨论才是最大的方向。王林能否得到法律帮助恰恰是检验民众法治理念进步的一个试金石。大师曝光王林出事源于那次著名的造访。2013年7月3日,一行企业家、明星前往“王府”拜访王林,王林在王府拉开欢迎横幅。王府,即为王林的宅邸,位于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与县委县政府相邻。或因王林的名声,或因王府的金碧辉煌,王府在当地人所共知。王林曾表示,为了表示尊重,他第一次破例在大门口挂上了欢迎嘉宾到来的横幅。“革命老区江西芦溪县近年来经济有所发展,企业家们的到来或许能扩大芦溪影响带来招商引资机会。”当时,芦溪县县长等当地官员出席作陪。按照王林的说法,当时宾主相谈甚欢。随后,“好事者”将欢迎条幅放到网上,社会名人为什么“膜拜”气功大师开始被质疑。质疑波及大师王林的气功绝技,包括空杯来酒,空盆来蛇,纸灰复原,凌空题辞,硬功徒手断钢筋,轻功悬空提水行。曾经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反伪科学的代表司马南,公开表示王林的气功是假的。网民亦由此喊出,拜访王林是撕掉了精英的内裤。尽管有网友公开质疑司马南为此获得了50万元的报酬,但舆论并没有停止。按照王林的说法,前往芦溪县采访的媒体均系邹勇邀请。让王林被外界系统了解的则是7月22日《新京报》刊发的《隐秘“大师”王林的金钱帝国》。该报道讲述了王林如何利用气功走出监狱并进行敛财。王林与国内外大量高官、企业家以及社会名流之间的交往被曝光。报道见报后,王林暴跳如雷,曾诅咒执笔记者:“不得好死。”让王林被全国所熟知、并从此走下神坛的则是当年7月28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发的《“神功大师”的真面目》。据报道,该节目播出后,江西方面曾专门就媒体披露出来的王林的种种问题,开过一次工作协调会,相关部门认为,王林涉嫌非法行医、重婚、诈骗、偷税、赌博、行贿、非法持有枪支七宗罪,其中以“非法行医”和“非法持有枪支”最为引人注目,并成立专案组调查。但此后再无相关消息。《人民日报》随后刊发评论员文章《不信马列信鬼神》,大师从此成为骗子。在此后两年里,截止到邹勇死亡,王林为了“平反”费尽心思。过往争议王林的前世今生在这场舆论中被一点点扒出。生于1952年5月6日,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人,1995年5月获得正式香港居民身份证。公开报道显示,上世纪70年代末,王林被劳教。尽管王林在自传中将其入狱的原因归咎为“破坏农业学大寨”,但包括知青、狱友在内的人坚信王林是由于与妇女有关的罪名被劳教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气功走热。1987年,气功大师严新已经成名;张香玉、张宏堡等气功大师纷纷“出山”。王林成为江西的新秀。记载显示,在南昌市委、市政府等多位领导面前,王林在监狱成功表演了空杯来酒和呼蛇。1987年,王林被作为特殊人才假释出狱。时至今日,当时“面试”官员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仍然“确实看不出破绽”。不过,比起玄之又玄的“意念呼蛇”,官员感觉王林更像是懂得特殊的“蛇语”。多年后,王林向那些仰慕他的人解释,他所有的技法源于7岁离家,前往峨眉山拜道士学艺。在他自费印刷的名为《中国人》的书中,提到之所以可以空盆变蛇,是用意念搬运,意念是气功的最高层。谭曙耀曾是萍乡市公安局缉毒支队政委,根据《新京报》报道,谭曙耀向《新京报》记者强调,看了200多次表演“毫无破绽”,他请求王林向记者表演,“亲眼看了就信了”。那次测试后,王林被作为特殊人才假释出狱,官方给他在南昌市中院安排了两套单元房,甚至帮他落实了户口,还办理了子女和母亲的随迁。1993年之后,王林“失踪”了。彼时,气功大师张宏堡等人仍然活跃在全国各地,或办学,或做报告。有媒体报道,江西气功圈内也有另一种说法。1993年前后王林在为某官员表演变蛇时,被警卫在裤腿里搜出了蛇,自此王林自觉汗颜遁走香港。经记者调查,另外一个较为准确的说法是,看完王林表演后,官员要求王林脱光衣服继续表演,结果王林再也无法表演了。空杯来酒、空盆来蛇等气功绝技似乎并没有得到证伪。失踪20年后的王林在面对媒体记者时表示,这和魔术有一定区别,是千年流传下来的民间杂耍。“信就信,不信就拉倒。”退隐香港就在这20年里,王林完成了财富和传奇的续写,只是未被媒体关注。期间,1995年,王林获得香港居民身份,以港商的身份返回故乡萍乡市芦溪县,其身后则是高官名流。公开资料显示,王林于1996年开始经商,通过香港汇龙控股和深圳科豹进行投资,广东总统大酒店则为其经商和发家的开始。偌大王府二三层墙上,张贴着众多的合影似乎在为王林彰显身份,而王林的自传却更加衬托了大师的神秘。这也被认为是其经商最大的资本。在他的《中国人》一书中,有关于苏哈托会见他的故事。大师拒绝吃苏哈托的米糕,总统周围的文武百官吓得拜倒在地,因为拒绝总统(皇帝)是要杀头的。这一段用来衬托王林的镇定自若、谈笑风生。有关媒体报道,王林与苏哈托的合影,以及所谓的苏哈托写给他的题词,时间是1994年,他熟练地背出题词“感谢上帝唤来了大师,治好了我和夫人的病,愿上帝赐福于大师”。公开报道发现,王林的业务涉及看病、收徒、投资等多项业务。在萍乡,王林有首富之称。按照王林的说法,他看过的病人有五万之众,在老家每年投入巨资做慈善,并多次借钱给芦溪县政府发展经济。王林的暴富与背后的高官之间得以关联。其中之一,王林帮过益丰一个黄姓企业主,领导批准后,他给领导送了50斤黄金。之后,王林与该企业发生纠纷,为了保护领导,王林赔了该企业1000万元。之二,王林曾介绍弟子邹勇给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邹勇由此获得赣西电煤项目。为此,邹勇回报给王林的2000万元,王林则认为是感谢费。按照法律人士的说法,法律的归法律。“找王林学习气功,就好比到健身房找教练学习健身一样,只要不通过非法手段诈骗别人,向公职人员行贿,其行为就是合法的。”以至于,王林在遭遇《焦点访谈》等强大舆论压力之下,相关部门在两年内并没有找到王林在法律意义上的违法行为。在邹勇被碎尸前,芦溪县公安局发布对王林的撤案。生死关头邹勇之死瞬间让王林陷入涉嫌雇凶杀人的漩涡。两年前的舆论逻辑似乎也因邹勇之死,开始明朗化。其背后则是王林师徒利益之争,而当初的报道,恰恰没有在舆论中得以完全呈现。大量的报道并没有回答气功的真伪、气功骗了谁、谁又成了受害者,但王林的的确确成了骗子的代名词。“成功人士一般生活圈子狭小、工作压力大,来我这就是找放松、娱乐的。”王林在两年前回应称。邹勇被碎尸后,身份得以全面曝光。被称为王林的关门弟子,拥有江西省人大代表、萍乡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知名企业家等头衔,在赣西有着举重轻重的地位。二人的恩怨起于王林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介绍给邹勇,邹勇在刘志军帮助下获得了赣西最大的煤炭储运中心。“大笔钱投在官场,不再搭理我。”2012年11月,王林向有关机关举报邹勇“用金钱编织的关系网和私自组建的地下黑社会组织”,同时双方因深圳别墅之争也诉至法院。彼时,刘志军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2013年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不过,邹勇一案并没有出现在刘志军的贪腐行为之中。坐拥众多高官名流,王林为何踏上上访之路,其中逻辑似有不解。按照商业规则来说,王林服务的客户或者产品不存在了,王林的势力自然消失了。公开资料显示,与王林交好的原铁道部刘志军、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宋晨光、广东政协主席朱国明等等,在这几年时间里均身陷囹圄。另外一种可能,王林与这些高官名流之间本身就是“轻松、娱乐的关系”,只是在场面上相互捧捧场给给面子而已。据知情人士回忆,某地产公司欲借壳上市,孰料壳公司所在地的市长早已放出话绝不同意房地产公司借壳。在王林的表演撮合下,该地产公司成功借壳上市,负责人从为一堆卖不出的楼盘发愁,到立马身家高达60亿元。2013年7月23日曾有人在博文中写道,“替王大师辩白几句曾有人,方舟子和司马南的解说完全不着边际,不符合事实。”为了“平反”再度返回内地,从大师变为上访户的王林能否度过“劫数”,只有法律说了算。根据王林的代理律师介绍,案情可能出现重大逆转。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举报者攀附孝冲帝军暴富致反目,Moreno曾助土地

上一篇:缴纳工会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