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文化决定论,何必在意族籍
分类:头条新闻

进入专题: 文化决定论  

进入专题: 文化工具论   文化本位论  

韩东屏  

韩东屏  

图片 1

图片 2

  

  

   内容提要: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如果文化是重要的,文化决定论更应引起我们的关注。文化决定论有四种所指,即文化决定历史、文化决定文化、文化决定人格和文化决定制度。但是,根据文化是由人创造出来用于满足自己需求的工具的文化工具论诠释,这四种意义的文化决定论,有三种经不起推敲,另一种也只是部分正确,且不宜笼统冠以“文化决定论”之名。由于文化是个庞大系统,属于文化的东西太多,在分析解决问题时,所有“文化决定XX”的思维方式或理路,都是不可取的。

   内容摘要:对各种文化悬案的回答,不可能不依据对文化本身的本质性把握,而对文化本性的不同把握,又势必会引出对文化悬案的不同回答。将文化视为人的工具的文化工具论将对文化给出一种新的解释,从而也为回答各种文化悬案提供一种新的理论方法。该理论主要由五个层层递进的基本命题构成,即: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文化是满足人需求的工具,文化作为工具对人的报答力是有限的,文化作为工具有好坏优劣之分,对不同文化应唯好是用。

  

  

   关键词:文化、文化决定论、文化工具论、历史、人格、制度。

   关键词:文化、文化工具论、文化本位论、文化报答力、唯好是用。

  

  

   为了促进社会发展,实现中华腾飞,文化受到国人及学界的持续高度重视。在此时代背景下,文化决定论这一分别在哲学、史学、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和管理学等诸多学科都有闪烁的思潮,理应引起我们更多的关注。然而,学界一直鲜有关于文化决定论的专门探讨,更没有系统探讨。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理论界有关文化问题的悬案愈来愈多,不仅早已有之的中西文化“体用之争”余音未绝,而且又相继燃起了诸如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之争、中国传统文化于现代化的意义之争、全球化时代文化发展的方式之争、先进文化的特质之争等新的战火。

  

  

   那么,文化决定论是怎么回事?是否有理?能帮我们解决哪些问题?

   对各种文化悬案的回答,不可能不依据对文化本身的本质性把握,而对文化本性的不同把握,又势必会引出对文化悬案的不同回答。这里拟提出的文化工具论,将对文化的本质及功能给出一种全新的解释,从而也为回答各种文化悬案提供一种新的方法与理论。

  

  

   1、文化决定论种种

   与那种较为普遍存在的把文化视为人之本或民族之本的文化本位论不同,文化工具论的要旨是把文化看作人的工具。虽然在以往的中外文化哲学著述中,也偶尔可见“文化是人类活动的手段”、“文化是个人适应其整个环境的工具”这样的说法,[1]但由于此类说法均未相应得到言者的详细论证与阐发,也就始终未能由只言片语变成系统理论。我的文化工具论则不是这样,它主要由五个相互关联并层层递进的基本命题构成。它们分别是: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文化是满足人需求的工具;文化对人的报答力是有限的;文化作为工具有好坏优劣之分;对不同文化应唯好是用。下面分详。

  

  

   “文化决定论”是个含义较为复杂的概念,在学界计有四种所指。

   1、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

  

  

   其一是指文化决定历史的理论,其基本观点是历史就是文化发展史。这一意义的文化决定论,主要来自斯宾格勒的文化有机体理论。他认为,世界历史就是各种文化兴亡盛衰的过程,是人类各种文化的传记。而文化是活生生的有机体,具有青春、生长、成长、衰老的周期性特征,“它们和田野上的花一样无终极目的地生长着”。[1]因此,世界历史及所有文化都是宿命的。此外,近年国内文化哲学界出现的那种试图从文化维度解释历史发展原因的理论建构,也可归入这种文化决定论的范围。

   有关文化的说法甚多,美国当代文化学家克罗伯和克拉克曾搜集有160多种文化定义,而最近听说有国内学者将此记录提高到300多种。文化定义尽管如此众多,但有影响力的还是如下五类:

  

  

   其二是指文化决定文化的理论,其基本观点是文化的发展变化由文化本身决定。这一意义的文化决定论的代表人物是博厄斯和怀特。

   其一是将文化归结为生活方式。文化哲学的开创者之一,18世纪德国启蒙思想家赫尔德,在他的《人类历史哲学概要》中首先将文化定位于社会生活模式,

  

  

   博厄斯认为,一种文化的形成,一不是由地理环境决定的,二不是由经济决定的,三不是由人的生物特征决定的,在文化形成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恰恰是文化自身,文化现象只能通过文化现象来解释。简单的说,就是“文化决定了文化”。[2]

   认为人的每一言每一行都成为“这一”文化无可置疑的组成部分。美国人类学家克拉克洪也说:“文化是历史上所创造的生存样式的系统,既包含显型式样又包含隐型式样,它具有为整个群体共享的倾向,或是在一定时期中为群体的特定部分所共享。”[2]中国文化哲学的先行研究者胡适和梁漱溟同样把文化先后界定为“人们生活的方式”、“人类生活的样法”。

  

  

   怀特也认为文化必须用文化本身来解释,并为此提出了各文化要素交互作用的理论。在他看来,文化是一条由工具、器皿、风格、信仰等要素组成的宽阔河流。在这一文化巨河中,各文化要素间自始至终存在着持续不断的交互作用。在各文化要素相互作用的过程中,有些要素发生了变化,有些要素发生了变更,有一些要素则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新的综合、新的要素。陈腐落后的东西在这一过程中不断被淘汰,新的要素则不断补充进来。如此,文化就有了变化,有了发展。他还特地指出,发明、发现实际并非真正是人发明、发现的,它们仅仅是“在文化巨河中相互作用的各文化要素的一种新的结合或综合”,比如牛顿物理学的三大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乃是开普勒、布拉厄、伽俐略等许多科学家研究成果的综合。[3]

   其二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本身。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夫认为,“文化不过是人类的有组织的行为。”美国学者菲利普·巴格比在分析了众多文化定义的基础上,把文化界定为人类“内在的和外在的行为模式”。[3]苏联学者卡甘刚说,

  

  

   其三是指文化决定人格的理论,其基本观点是人的性格和以性格为基础的行为模式是由文化决定的。这一意义的文化决定论主要由玛格丽特·米德建构。米德是人类学家,她通过对多个当代原始部落的实地调查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的性格、气质等心理特征和行为模式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由生理结构及性别决定的,而是文化塑造的结果,是文化的产物,是特定社会的文化条件的反映。米德的这一结论,也得到了前述为“文化决定文化”立论的博厄斯的赞同:人类之所以有各种不同的行为模式,这不是由其生物特征决定的,而是由其各自独特的文化背景决定的,社会的刺激远比生物机制更有效。[4]

   文化是“人类在生产和生活范围内某种活动的类型。它并不包括人类的所有活动,

  

  

   不同于文化人类学的路径,张东荪自我命名的“文化主义决定论”,是从文化哲学的路径得出类似观点:由于文化有自我“变化本能,使其向丰富优美和谐的方面去发挥”。因此,“文化出来了,个人反而为文化所熏染,所变易。”“文化是由人所创造的,迨文化起来以后,文化却又创造了人。”[5]饶有趣味的是,前述另一位为“文化决定文化”立论的怀特,在此是与张东荪的说法相似,只是更加绝对,他强调,并不是人创造了文化,恰恰相反,是文化塑造了人。文化不仅是生物人向文化人转变的决定因素,而且决定了人类生活和人类行为的一切方面。[6]

   只是那种在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范围内的创造性活动。”[4]

  

  

   其四是指文化决定制度的理论,其基本观点是社会或社会制度由文化决定。属于这一意义的文化决定论者人数最多。

   其三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的结果。英国著名文化学家爱德华·泰勒1871年在他的《文化的起源》中将文化规定为包括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习惯等人类知识和经验的总和。不少苏联学者则给予更大范围的理解。萨哈罗夫认为:“文化从广义上讲,就是人类创造的结果的总和。”兹沃金说:“文化是人类所创造的一切,与自然所赋予的一切是不同的。”谢班斯基说得更具体:“文化是人类活动的全部物质和精神成果、价值以及受到承认的行为方式。”[5]

  

  

   先是有马克斯·韦伯。他通过对西方宗教改革的考察,发现新教伦理观是近代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形成的关键,尤其是加尔文改革后形成的禁欲主义天职观念成为资本主义的精神基础,使清教徒具有一种合乎理性的组织资本和劳动的人文精神。由此推论,他认为传统中国社会之所以不能建立资本主义制度,是因为中国的儒家伦理教义与“近代资本主义精神”正好相反。[7]

   其四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结果的质量与水平。中国学者杨宪邦说:“文化是一个社会历史范畴,是指人类创造社会历史的发展水平、程度和质量的状态。”[6]

  

  

   继而有当代西方学者戴维·兰德斯、罗纳德·英格尔哈特和埃迪加·曼格尔等人。历史学家戴维·兰德斯在《国家的穷与富》中断言:“如果说经济发展给我们什么启示,那就是文化乃举足轻重之因素。”罗纳德·英格尔哈特对60余个国家进行了价值观调查,结果发现,在基督教新教社会、东正教社会、儒学社会、伊斯兰社会等不同区域中,同样文化背景的共同体,其经济发展和社会状况有很大的相似性。这说明各国文化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政治的状况。埃迪加·曼格尔更是提出了一个颇具世界影响力的响亮命题:“文化乃制度之母”。[8]

   其五是将文化归结为一套符号体系。如德国文化哲学家卡西尔就把文化看作是人运用符号所创造的符号体系,并把神话、宗教、语言、艺术、历史、科学视为这种符号体系的具体形态。[7]国内也有学者将文化定义为“某一个群体所共同拥有、传承和遵循的一整套价值符号体系。”[8]

  

  

   最近则有国内某些赞同曼格尔“文化乃制度之母”命题的学者,如赵晓、孟凡驰、宋鲁郑等人,他们不仅常将“文化是制度之母”挂在嘴边,而且还分别为之提供了一些自己的论证。

   纵观以上五类文化定义,不难察觉,前两类文化定义思路都存在窄化文化外延的毛病,明显不可取。可以承认,人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属于文化,但不能反过来说,文化就是人类的行为方式或生活方式。文化并不仅仅是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只要我们不否认中国的大运河、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泰姬陵、意大利的古罗马斗兽场和各民族的历史典籍等等都是人类文化遗产,或者否认了就会感到荒谬,就能立刻意识到这一点。

  

  

   上述四种意义的文化决定论,虽然理路和涵义各不相同,但都是“文化决定XX”的表述形式。这说明文化是这里的关键所在,如何解说“文化”至关重要。显然,我们只有先明确文化是什么,才能知道文化究竟能不能决定XX,又是如何决定XX的。然而,各种文化决定论者并非都对“文化”有明确的解释,这就使其立论有些含糊不清。而少数有明确解释的,是不是就有道理,也有待探讨。

   有鉴于此,我赞成对文化采取了最为广义理解的第三类文化定义思路,并将其修正为这样的表述: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它包括人所创造的一切,如食品、用具、组织、社会、规则、语言、知识、科学、艺术、神话、信仰等等,并且也包括人进行创造的方式方法,如技术、观念和思维方式之类。由于人的行为方式乃至生产生活方式总是由一定的规则(包括制度与习俗)与一定的技术结合而成,因而人的行为方式或生产生活方式也属人类自己的创造,同样被包含在这个文化定义之中。

  

  

   2、文化的工具论诠释

   至于上述第四类文化定义思路,其实并不适宜定义文化,而只适合定义文明。“文明”是与“文化”最为相似的概念,经常被人们互换使用。但它们既然是两个词,我们就不妨对它们做个职能分工。如果说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那么文明则代表人类创造力所达到的高度或发展水平。于是“文明”成为与“野蛮”一词相反对的概念,代表着人类或各个民族的创造力的进化程度和创造成果所达到的高度。

  

  

   中外学界有关文化的定义甚多,但有影响力的还是这五类:其一是将文化归结为生活方式;其二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本身;其三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的结果;其四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结果的质量与水平;其五是将文化归结为一套符号体系。

   第五类文化定义确切说并不是对文化的定义,而是对不包括器物类的人类创造物在内的狭义文化的定义。若非如此处理,它也会产生窄化文化概念的问题。

  

  

   不难察觉,前两类文化定义都存在窄化文化外延的毛病,明显不可取。可以承认,人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属于文化,但不能反过来说,文化就是人类的行为方式或生活方式。只要我们不否认中国的大运河、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泰姬陵、意大利的古罗马斗兽场和各民族的历史典籍等等都是人类文化遗产,或者否认了就会感到荒谬,就能立刻意识到这一点。有鉴于此,我赞成对文化采取了最为广义理解的第三类文化定义思路并做如此表述: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它包括人所创造的一切,如食品、用具、机器、组织、社会、规则、语言、知识、科学、艺术、神话、信仰等等,并且也包括人进行创造的方式方法,如技术、观念和思维方式之类。由于人的行为方式乃至生产生活方式总是由一定的规则(包括制度、习俗、道德)与一定的技术结合而成,因而人的行为方式或生产生活方式也属人类自己的创造,同样被包含在这个文化定义之中。

   根据我的文化定义,文化不是自然直接赋予人类的东西,而是人创造的东西。换言之,凡是留有人的创造印记的东西,就是文化的体现或文化之物。譬如原始人用过的石斧,尽管表面看与普通石头差不多,但就因其上面留下了人工打磨的痕迹,也便成为文物。创造是人的一种有意识、有目的的活动,这个特点表明,那些由人于不经意间留在世界上的痕迹,如脚印、手印、划痕、废弃物之类,尽管也似乎是非自然之物,但并非文化。生产作为重复发生的创造或创造的批量化重复,其产品自然也属文化之物。

  

  

   至于第四类文化定义思路,其实并不适宜定义文化,而只适合定义文明。“文明”是与“文化”最为相似的概念,经常被人们互换使用。但它们既然是两个词,我们就不妨对它们做个职能分工。如果说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那文明则代表人类创造力所达到的高度或发展水平。于是“文明”成为与“野蛮”一词相反对的概念,代表着人类或各个民族的创造力的进化程度和创造成果所达到的高度。

   著名哲学家康德也有将文化归之为人的创造的意思,认为文化是在有理性的存在者为了使自然适合自己的某种目的的过程中产生而的。[9]其实,从创造的维度定义文化,也符合文化的辞源意义。中国的“文化”一词,源自早期经典《易传》“关(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之句,意为天下由人力化成。所以文化,即文而化之,就是指用人力文饰自然,化成天下。西语“文化”即Culture,是由拉丁文Culur转化而来,此词原意为,人们在改造外部自然界使之适应于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的过程中,对土地的耕耘、加工、改良。这一涵义,同样象征性地凸现出文化是创造的果实,文化是用人力文饰自然之意。马克思未直接界说文化,但他关于人的类特性是“自由自觉的活动”,而这种活动的对象化就是对自然的改造,“社会就是自然的人化”,“人类史是我们自己创造的,而自然史不是我们自己创造的”等观点,[10]实际上就等于是把文化看成了人化,即人的本质力量或创造力的对象化。

  

  

   第五类文化定义确切说并不是对文化的定义,而是对不包括器物类人类创造物在内的狭义文化的定义。若非如此理解,它也会产生极大窄化文化概念的问题。

   文化作为人创造的果实,有多种形态,分别是被人用不同的方式创造出来的。物质产品是人通过对自然存在物的加工、合成、重组而创造出来的;精神产品是人通过理论思维和形象思维创造出来的;社会组织及社会规则也是文化的体现,前者是人通过交往、联合创造出来的;后者则是人通过约定或制定创造出来的。

  

  

   既然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它就不是大自然直接赐予人类的东西,而是人自己创造的东西。创造是人的一种有觉识、有目的、有想象的活动。这个特点表明,那些由人于不经意间留在世界上的痕迹,如脚印、手印、划痕、废弃物之类,尽管也似乎是非自然之物,但并非文化。生产作为重复发生的创造或创造的批量化重复,其产品自然也属文化之物。

   传统社会中人的创造,形成的是传统文化;现代社会中人的创造,形成的是现代文化。鉴于所有今人的创造总是在前人创造的基础上展开的,因而每个民族的当代文化中也总是积淀有深厚的前人创造成果。而那些在一个民族的历史中被不断传承并延续使用至今的前人创造成果,就是所谓的“文化传统”。

  

  

   其实,从创造的维度定义文化,也符合文化的辞源意义。中国的“文化”一词,源自早期经典《易传》“观(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之句,意为天下由人文化成。因为其时“文”同“纹”,故天下即人的世界,形象地说,就是由人在大地上画出纹路而成。这就是说,文化,即文(纹)而化之,即用人力文饰自然,化成天下。英语“文化”一词由拉丁文转化而来,原意为人们对土地的耕耘、加工、改良。这一涵义,同样象征性地凸现出文化是用人力文饰自然之意,是人的创造。马克思未直接定义文化,但他关于“社会就是自然的人化”的观点[9],岂不也是“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之意?

   2、文化是满足人需求的工具

  

  

   文化作为人创造的果实,有多种多样的形态。如果说人能够创造文化是由于人是唯一有自由自觉活动能力的主体,那人又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去耗神费力、不厌其烦地创造那么多形态不一的文化?

   如果说人能够创造文化是由于人是唯一有自由自觉活动能力的主体,那人又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去耗神费力、不厌其烦地创造那么多形态不一的文化?

  

  

归根结底是人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而“需求”是“需要”和“想要”的合称。如果人像石头一样没有任何需求,也就不会有任何创造。人的需求多种多样,因而人所创造的文化成果也多种多样,于是世上各种形态不一的文化成果,也就分别指向人的不同需求:粮食、果蔬、衣服、房屋、道路、车辆、船舶、飞机、避孕套等物质产品满足的是人的吃、穿、住、行、性等方面的需求;弓箭、镰刀、斧头、耕犁、锤子、机器等用具满足的是人为生活提供用品的物质生产的需求;习惯、风俗、道德、法律、纪律、政策等各种社会规则满足的是人适应环境、做事做人和建立秩序的需求;组织、社会满足的是人的安全、归宿、交往、合群以及增加自身力量和利益的需求;语言满足的是人相互表达、沟通的需求;游戏、文学、艺术满足的是人的娱乐、倾诉、审美的需求;教育满足的是个人学习知识与人类传承知识的需求;知识与科学满足的是人了解世界及自身的需求;技术满足的是人提高自身能力和改造世界的需求;哲学与宗教则是以不同的方式满足人对终极关怀的需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归根结底是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如果人像石头一样没有任何需求,也就不会有任何创造。人的需求多种多样,因而人所创造的文化成果也多种多样,于是世上各种形态不一的文化成果,也就分别指向人的不同需求:粮食、果蔬、衣服、房屋、道路、车辆、船舶、飞机、避孕套等物质产品满足的是人的吃、穿、住、行、性等方面的需求;弓箭、镰刀、斧头、耕犁、锤子、机器等用具满足的是人为生活提供用品的物质生产的需求;风俗、习惯、道德、法律、纪律、政策等各种社会规则满足的是人适应环境、建立秩序的需求;组织、社会满足的是人的安全、交往、合群以及增加自身力量和利益的需求;语言满足的是人相互表达、沟通的需求;游戏、文学、艺术满足的是人的娱乐、倾诉、审美的需求;教育满足的是个人学习知识与人类传承知识的需求;知识与科学满足的是人了解世界及自身的需求;技术满足的是人提高自身能力和改造世界的需求;哲学与宗教则是以不同的方式满足人对本原、生死、鬼神、灵肉、来世、幸福、意义与至善等终极关怀的需求。至于禁忌、巫术、迷信、邪教之类似乎与人的需求相悖的人类创造物,在早期社会,满足的是能力低下的原始人幻想增大力量以应对神秘大自然的需求;在后来的社会,则逐渐变成了少数人达到不可告人之目的的手段。正因人的需求构成了人创造的动机,所以我们找不到任何一种人类创造物或文化成果竟然与人的需求无关。正因文化源自人的需求又服务于人的需求,所以文化就是满足人需求的工具。虽然各种不同形态、不同品种的文化之物的具体功能千差万别,但它们也都有一共同点,就是均能满足人的需求。由此可知,文化的基本功能就是满足人的需求。

    进入专题: 文化决定论  

  

图片 3

正因为人是用文化作为工具来满足自己的各种需求,因而文化也就成为了人的生活方式。正因为每个人的生活都离不开文化这种工具,所以每个时代的个人才都要学习文化,掌握对工具的用法,而这个过程就是个人被文化“文而化之”的过程。总之,人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才创造文化,同时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才被文化所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 1
  • 2
  • 3
  • 全文;)

    进入专题: 文化工具论   文化本位论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data/1072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 4

  • 1
  • 2
  • 3
  • 全文;)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data/1068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构文化决定论,何必在意族籍

上一篇:学术研究不是打仗,非源自教授失德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