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旅游潮中能否还原丽江古城,我心依旧
分类:头条新闻

进入专题: 纳西族   丽江  

图片 1

杨福泉 (进入专栏)  

夜晚,丽江古城游人如织。

图片 2

喧嚣旅游潮中能否还原丽江古城

  

记者 张文凌文并摄

   这本小书,引领读者朋友去纳西人的家园读山、读水、读人,粗略了解一下纳西这个民族的方方面面。在文中尽量客观描述,避免个人的主观色彩。而书写完,在最后的这个结语里,作为这本书的作者的我,想向读者们表达笔者作为一个纳西人,对当下纳西人和纳西社会现状的一点忧患之思,心中的情结不外乎就是希望自己的民族能发展得更好,能长保一种文化的魅力与活力。

今年春节期间,丽江旅游火爆。大年初二23:15,丽江古城的实时人数为57824人。

   文化是流动的……

据丽江市假日办的数据,2017年春节黄金周,丽江市共接待海内外游客58.96万人次,与2016年同期接待海内外游客39.86万人次的数据相比,增长了47.92%。

   千百年来,"纳西古王国"以它博大的胸怀和文化包容力,广采博纳各种外来文化,使丽江成为一个多元文化相融共存的乐土。但它又绝不轻易趋同于一种文化,坚定地守望着自己的精神家园,依仗着它强大的本土文化的力量和善于学习的开放精神,使纳西家园成为一个既融汇大千而又卓有个性的文明之邦。

今年是丽江古城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第20年。自1997年申遗成功以来,旅游人数逐年增加的同时,丽江也不断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从原住民外迁、传统文化保护危机四伏,到旅游安全、欺客宰客、古城该不该收维护费等,批评和质疑之声源源不断。

   如今,物换星移,月升月落,社会与文化发生着越来越大的变化,丽江也出现一种逐渐向强势文化、主流文化趋同的趋势,这在丽江古城及周围的坝区表现得最为突出。一方面是是旅游的繁荣,每年上千万的游客涌向纳西人的聚居中心丽江,而这些游客许多可能是因纳西人所居住的拥有三份世界遗产的地方的赫赫名声而来,欣赏丽江,解读丽江。旅游逐渐成为当下丽江的支柱产业。

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研究员桂榕指出,20年来,丽江古城已由生活型城市转变为旅游商业城市。当旅游移民达到相当规模,甚至替换了遗产地的原住民时,往往会引发遗产地的文化危机与移民管理等诸多问题。

   而另外的一个具有悖论悲情的现象是,受惠于本族文化的纳西人的传统文化却正处在衰落之中,包括纳西人的语言、民俗、宗教、艺术等,其中以丽江古城及其周边坝区的衰落最为突出。今天的丽江古城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在明清时期乃至民国和新中国成立早期,汉族移民来到丽江,纳西人和汉族移民相互学习各自的文化,由此并形成了融会着汉、纳两族文化精粹的古城文化,而汉族移民则也入乡随俗,学习原住民的语言、习俗、礼仪等,久而久之变成了新的纳西人,原住民和移民融合为纳西族。

“探索解决民族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移民经济诉求之间的矛盾冲突,是丽江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桂榕说。

   今天的情况正相反,很多来丽江谋生或常住的新移民,他们很少有学习原住民语言的,相反,逐渐出现了纳西人的年轻一代逐渐地向汉族趋同的趋势,纳西语正在大研古城和家在机关单位的一代纳西少年儿童中不断衰落,会讲纳西话的小学生一天比一天减少。不少家长也希望子女学好汉语乃至英语等,因为很现实的一个问题是,孩子们面临着要用汉文中考、高考等的竞争激烈的考验,以及毕业后找工作的考验。在我国,除了几个较大的民族可以用自己的文字中考、高考之外,其他民族是没有这个条件的。而当下很多的纳西人还不太清楚历史上人才辈出的纳西人,其实大都是操双语乃至三语四语的佼佼者,乡土文化的学习传承与外来文化的学习其实是不矛盾的,这样的案例其实现在也有很多。

旅游移民也有保护古城文化的责任

   旅游使丽江古城成为最热闹的风景名胜区,也大大地提升了古城的房价,丽江古城大研镇的原住民逐渐把自己的住房租给外地商户,搬迁到郊区现代式的小区里居住,现在依然居住在古城的纳西原住民已经所剩无几。纳西人的离开,也带走了他们传承的一整套鲜活的文化体系,使承载在他们身上的古城的各种纳西民俗没有了依附之体。很多国内外的旅人,常常不得不从英国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拍摄的纪录片《云之南》中,去寻觅丽江古城日常化的纳西人生活的原态。

2月28日,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以下简称“古管局”)向社会公布了丽江古城经营项目听证会报告,并称,项目清单将提交丽江市人民政府审定公布后实施。

   古城纳西人的迁走主要是受到经济利益的驱动,当然也有人想要躲开旅游的嘈杂和喧闹。尽管对这个现象争论激烈,但原住民外迁的脚步却日趋加快。当今,有人寄希望于那些已经居住在新小区里的纳西原住民,能够在新的社区继续传承自己的文化,但时过境迁,失去了过去那种生活的大环境与生活格局,纳西人能否在新的小区里营造纳西文化的氛围,传承自己文化的精粹,目前依然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丽江古城十和院客栈老板李东翰是最早报名参加听证会的人。“我支持古城设立准入清单。”他说,“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地,古城文化味越重越有利于吸引高质量游客。”

   当下,在乡村,纳西人传统的民间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也日益衰落,传统的民歌谣谚在衰微,年轻一代里,能即兴编词对歌的传统民歌手已经如凤毛麟角;而过去,遍布城乡的歌手一唱三叹,令听众如醉如痴,很多人能出口成章(民歌),年轻人甚至以即兴编歌斗歌来谈情说爱,这样的盛况已成如烟往事。当代电视文化对过去民间故事、礼俗谣谚的家庭传承的冲击,更犹如风卷残云。

清单显示,未来古城内最鼓励经营的是丽江民族文化传承活动、东巴纸、纳西服饰、手工纺织品加工制作传承展示销售,文化传承人、手工艺人开馆授艺等。歌舞厅、网吧、电子玩具拟禁止经营。

   此外。随着大批年轻人进城打工,特别是女性离开乡村走向城市,原来农村里两性均衡、其乐融融的社会性别生态已经被打破,这也影响到乡村文化的传承和延续。上世纪80年代乃至90年代,我去乡村里做田野调查,都要参加晚上的篝火晚会或公共集会场所里的对歌唱歌,那时都是青年男女皆来,月色溶溶,星光点点,人面如月,两性同乐,可谓汉文古诗里所描写的那样:"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好一番情浓意也浓。而越到后来,这种光景变得越来越黯淡,有几次我去常去的村子,有客人来,盛情的村民们晚上照旧来打跳和娱乐,但明显的变化是帅哥依旧在,靓妹已无踪,大多到城里打工去了。

虽然听证会上各方代表都发表了不同意见,但大家都认为“对经营者予以指导,对管理者规范管理提供依据,有章可循,是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模式之一”。

   在这样的社会情境变迁中,纳西人的乡村和小镇文化如何保持她那传统的魅力和活力,如何保持能与目前繁荣的旅游互动的一种文化魅力,这是一个令人心忧的局面。

事实上,早在2003年,丽江就对古城商业经营活动进行规范限制,实施“准营证”制度;2006年,古管局编制了《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传统商业文化保护管理专项规划》,把没有民族文化特色的商铺迁出古城,并原则上不再审批外地人新的经营项目。

   文化像一条河流,是流动的,不是静止不变的,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会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迁而发生变化,这是文化人类学的一个基本原理,当代的文化变迁,是自然的现象。而每个时代,都在期盼和呼唤着新的充满活力的新文化诞生,呼唤着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的当代文化的出现和繁荣,但如果没有足够的政府和民众互动的文化自觉,没有有效的付出与努力,它是不会水到渠成地自然形成的。纳西人的祖先以非凡的文化创造力与吸纳力,为今天的纳西人留下了两个世界文化遗产以及很多充满魅力的文化遗产,今天的纳西人需要思考如何在祖先的业绩上再创今日的纳西文化魅力,让纳西人的家乡始终能充溢着一种独特的文化个性和魅力,使文化能长久惠泽民生。而不是任随那曾经与一代代纳西人风雨相伴,塑造了纳西人的精神气质、个性和心灵的传统多元文明之美随风随雨地逐渐离我们而去。

丽江古城自1997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大量外地人进入大研古城居住、经商、开客栈,逐渐替换了原住民,成为古城的主要居留者,有的还将户口迁到了丽江。这些旅游移民被称为“新丽江人”。

   这是一个当下普遍性的现实,不仅仅是在纳西人的家乡。在很多不以文化产业和旅游为支柱产业的地区,传统文化的衰落不会那么明显地影响本地的经济繁荣和民生生活,但在以自然和文化资源为本地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如丽江这样的地方,文化的保护、弘扬和再创造就成为至关重要事情,丽江市委市政府现在的发展战略中有要把丽江建设成"文化硅谷"一条,看得出执政者也看到了文化对丽江发展的重要性。

当地人认为,丽江古城发展到今天,得益于“新丽江人”的投资。但遗憾的是,许多“新丽江人”仍然是以赚钱为目的,对丽江本土文化的认同缺乏主动性和积极性,也缺乏社区主人翁意识。一些经营者曾直言不讳地表示:“学习纳西语言和文化是挺好的,但我们的经营对象不是当地人而是外地游客。”

   面对当代工业文明的冲击和影响,值得欣慰的是,如今有不少纳西族有识之士在忧患之中,执着地在呼吁保护母语,创新文化艺术。通过各种办法和途径,在学校里进行双语教学,开设乡土知识的课程,我自己也身体力行,曾在乡村里实践培养东巴传人、纳西乐手,在小学里推进乡土知识教育、民间妇女手工业传承等项目。有一些纳西女老师走村串寨,搜集流散在村镇里的纳西童谣,然后在幼儿园里传授这些童谣并编撰成书。民间有精通纳西语的纳西汉子在用典雅的纳西语独立主持起名为"可喜可乐秀"【1】 的电视节目,也有一批年轻人发起创建新的母语叙事、新的母语歌曲等的电视节目,他们名之为"纳西讲聚营",意思是纳西人在一起快乐地聊天和交流。为了吸引母族的年轻人学习母语记住母语,他们还用相当幽默诙谐的纳西语翻译一些经典娱乐故事或电视片。还有年轻人将现代音乐元素与纳西传统音乐相融合,创作出新颖别致的纳西音乐。一批来自乡村的木雕青年艺人,用母族的传统文化素材再创出当代纳西木雕艺术作品;一些酷爱东巴文化的年轻人,正在苦学纳西东巴经典,吟唱古歌,举行祭天法祖、祭拜大自然精灵的传统东巴教仪式,立志延续东巴文化的香火。

“旅游使古城重新形成了商业繁荣的景象,但旅游所引发的人口置换必然伴随着文化的置换。”桂榕说,“外来的经营者与游客共同制造了以符号消费为特征的后现代旅游消费文化,纳西族活态民俗文化被逐渐消解。”

   寸草之意赤子之心!这些都是使人振奋和感动的实践与行动,尽管强势文化影响弱小文化是时代的趋势,小民族文化的衰落是当前全球比较普遍的现象。但当我们看到这些努力,使我们在怅望之中,依然有一些期盼在心头,有一缕温暖、激情和壮心在心头。

“如何在一个以旅游移民为主的社区,巩固和展现地方民族特色及其文化生命力,如何引导、塑造新丽江人的社会责任意识,是大研古城社会管理与世界文化遗产保护所面临的难题。”她说。

   文化的趋同也许是世界性的趋势,但纵观当下的世界各国,大多也在努力营造本国本地本民族的文化特色和个性,费孝通先生"多元一体"的文化格局的提出引起了国内外很多人的共鸣和赞同。就中国而言,比如"七彩云南"、"多彩贵州"的民族文化之美,给中华民族文化增添了值得我们自豪的精彩,而纳西族的文化,也成为七彩云南中非常独特而美丽的一道彩虹。无数事实证明,多元一体的民族文化、多姿多彩的民俗生活,只会使民族和国家受益。

为此,古管局、古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大研街道办事处等机构做了一些探索性的工作。如成立联合工会,为困难经营户子女提供助学金、帮助解决移民家庭子女的入托入学等问题。同时开办纳西母语传习班、教授纳西歌舞打跳、进行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培训;在古城区中小学实施纳西母语进校园,让旅游移民子女影响和带动父母重视纳西语言的学习。

   纳西人和他们的原乡丽江,这个头戴三顶世界遗产桂冠的高原山城,这个充满创造力为中华民族挣了光的民族,在当下的社会与文化巨变中,他们未来的文化命运会是什么,那充满魅力和个性美的文化是否会逐渐湮灭在岁月的风风雨雨中,逐渐同化在有些千篇一律的工业文明的洪流中?作为这本小书的作者,心有忧思,提出来与读者交流。

“新移民依赖丽江的本土文化来创业,就有责任去保护它珍惜它。”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知名纳西族学者杨福泉认为,过去外来的移民在把自己民族的文化传入丽江的同时,也努力学习纳西人的语言、习俗礼仪等文化,他们和本地纳西人一起,创造了如今举世瞩目的丽江古城这个世界文化遗产。

   如今丽江是个每年有1000多万游客且还在逐年增加的旅游胜地,笔者在这本讲述纳西前尘往事的小书里,也热望更多的旅人在走进纳西家园的同时,也走进纳西人的心灵,关注他们的未来发展,为留住丽江和纳西的美丽与永恒,留下你们的一份关注和热情。

“今天新丽江人借助‘世界文化遗产’这块牌子获得了收益,就有义务和责任恪守世界遗产地的规矩,入乡随俗,呵护丽江。”杨福泉说。

  

图片 3

   《象形文里写春秋:纳西族》一书2015年12月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18万字,有80多张插图。

早晨,丽江古城宁静清幽。

   ----------

坚守古城,对原住民是一条艰辛的路

   注释:

在丽江古城现文巷一户人家大门的台阶上,和奶奶的鸡豆粉已经卖了七八年。当地人都知道,和奶奶卖的这一丽江传统小吃,是最正宗最好吃的,虽然她的小食摊非常小,不起眼。

   1、  可喜可乐是纳西族神话《创世纪》中天神之舅的名字。

如今,在大研古城,像和奶奶这样的当地人越来越少了。

  

“丽江古城非物质文化保护的难点是如何留住古城的原住民,让他们心甘情愿住在古城,而不是仅仅要求他们尽保护古城的各种义务和责任。”杨福泉说。

  

为了留住原住民,从2003年开始,古管局每年安排近300万元用于古城居民生活补助发放;通过给予一定的税费减免,扶持原住民开展民族文化经营活动;收回的公房以公租房形式租给无住房或住房困难的纳西族居民;原住民房屋修复给予一定比例的补贴。但是,出于生活便利和经济收益的考虑,大多数原住民还是逐步搬离了古城。大研街道办事处的数据显示,2003年至今,古城的核心区,基本完成了“人口置换”。

进入 杨福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纳西族   丽江  

而要在波涛汹涌的旅游大潮前,坚守在古城,对原住民来说是是一条艰辛的路。

图片 4

位于五一街文生巷7号的恒裕公民居博物馆主人李君兴就是其中之一。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data/96271.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君兴是李氏家族的第13代传人,因在家中排行老六被古城人叫做“阿六叔”。

李家一门曾四中举皆从教,被称为丽江古城第一教育世家。其先辈曾参与创办丽江雪山书院和文庙,在100多年前创办了“恒裕公”商号,成为丽江古城的一个大家族。

恒裕公百年老宅的天井,是鹅卵石铺成的精美吉祥图案,四角是寓意吉祥的蝙蝠,中间是铜钱。这个铜钱代表的是家族营商的理念:“钱”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所以要踩在脚下。铜钱图案的正中间有一块突出地面的石头叫“绊脚石”。家族每年都会在一个特殊的日子,带着孩子走过“绊脚石”,踩踩铜钱,以此提醒他们,对金钱要取之有道,不能掉进钱眼里去。

这一家训,书写了李氏家族几代人为保护老宅不同的故事:

在历次运动中,阿六叔的爷爷都冒着巨大的危险,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了老宅;1978年,一个德国人想用500万德国马克购买老宅被拒后,提出用10万人民币购买正厅六合门的雕花,也遭到了阿六叔父亲的拒绝;2000年以来,看上这套老宅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带着支票、拿着现金一波一波地来到老宅,最高的开价到1.3亿元,都被阿六叔一一拒绝了。

“祖房祖业不能卖,这是规矩”。长辈的一句话,使得几百年来,在丽江经商的五大家族中,“恒裕公”是目前唯一还保留祖宅、还有后人居住着的老字号。

坚守是孤独的。

当左邻右舍都将房屋出租了,搬走了的时候,阿六叔却在家门口靠卖粑粑和米线支撑着一个家,有时,甚至连买菜的钱都没有;当兄长们被熟人朋友甚至地方领导施加的压力所迫,同意出租时,仅有阿六叔一个人还在坚持。

在阿六叔备受煎熬之时,一名台湾商人帮助他从台湾集资100多万元,对老宅院进行了维修和整理,挽救了老宅不被出租和出售。3年后,阿六叔把自己的房子抵押给银行,用贷款继续维护着老宅,并成立了丽江古城私立民居博物馆,供游客参观。

2015年,古管局在了解了恒裕公百年老宅多年坚守的困难后,拨付20万元用于老宅的保护修缮。现在,恒裕公民居博物馆纳入丽江古城传统民族文化的保护工作,古管局每年拨付经费予以保护。

今年春节期间,每天有3万多人次来到恒裕公民居博物馆,阿六叔穿着对襟汉服,彬彬有礼地接待着四方游客。他站在有“铜钱”的天井里,向客人介绍恒裕公,他说,“文化遗产是无价的”。

纳西文化的保护传承还得依靠本民族文化持有者

晚上9点,大研古城光义街现文巷28号院里,穿着羊皮袄的和闰元静静地坐在桌前阅读。当有客人进来好奇地参观时,他便迎上前去,向客人介绍这里是“纳西象形文字绘画体验馆”。

在这个280平方米的院落里,展示着纳西文化传人的艺术精品,包括纳西象形文字、东巴绘画、东巴木雕、传统手工陶器、东巴刺绣等。

体验馆从去年9月开馆以来,已经接待了2万多名游客。他们跟着和闰元等东巴老师,免费学习纳西象形文字。

出生于丽江大东乡一个农民家庭的和闰元,得到过多位东巴画师的指点,也曾师从老东巴和国华研习东巴文字,并用现代技法将东巴象形文字艺术化。他的画被许多收藏家和企业收藏。

体验馆所使用的院落,是由古城区免费提供的公房,以扶持和闰元等纳西文化传人。

“我们这里每天的人气挺旺,但真正购买文化产品的游客不多。”和闰元说,游客们更喜欢买披肩、包包、小饰品等旅游商品,对艺术品没有强烈的消费需求。“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我们很难维持”。

但是作为一个公益场所,和闰元认为体验馆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游客了解纳西文化,加深对丽江的印象。体验馆卖得最好的商品是《纳西象形文字实用注解》,不少人学习之后都会买下这本字典。“虽然它不赚钱,但却是一种文化普及。”和闰元说。

位于古城新义街积善巷63号的丽江民俗文化院落“纳西人家”,也是由古城区免费提供的一处公房。这里展示的是纳西婚俗东巴婚礼。

走进纳西人家,“主人”和育苗端上鸡豆汁、纳西蜜饯、纳西喜饼等小吃,她说:“松针、黄果蜜饯的味道,就是我们纳西人的味道,在结婚、过年时,阿妈都要用松针铺地、用黄果做蜜饯、用炭火烤喜饼。”

和育苗是从丽江石鼓镇走出来的纳西族女孩,在云南民族村工作的那段时间,让她意识到自己民族文化的重要性。之后,她回到丽江,一边做导游一边学习东巴文化,随老东巴阅读典籍,并在纳西族聚居村寨作田野调查。在帮助一对客人策划了一场东巴婚礼之后,她创办了丽江喜鹤婚庆公司,专门举办东巴婚礼。为此,她创新了纳西族妇女的传统服饰,设计出了白色、红色的纳西婚纱,公司设计的“纳西爱神木偶”、“东巴婚礼证书”等获得了4项专利。随着事业的稳步发展,公司被列为古城区传统知识产权保护示范单位。从去年6月进入古城纳西人家文化院落至今,他们已承接了近40场东巴婚礼。

“旅游解构了本土文化,丽江被打上了‘艳遇’的符号,但在纳西语中是没有离婚这个词的。”和育苗说,纳西婚俗有跨火盆、踢马鞍、喝糖水、梳头发、授钥匙,有八盘四碗的纳西喜宴,有载歌载舞的打跳。而最重要的则是由东巴用五行线把新人的手系在一起,寓意着两人的灵魂捆在了一起,永不分开。“只有经历了东巴传统婚礼,才懂‘执子之手便要白首’”。

由于大量的原住民搬迁,古城里已看不到纳西婚丧嫁娶的习俗,为此,纳西人家每周二、六的上午10:30~11:00,都要在古城定期展示传统东巴婚礼。

如今,包括恒裕公民居博物馆、 纳西象形文字绘画体验馆、纳西人家等17个文化景点都是免费参观的,游客在购买古城维护费的时候,会领到一份标注着这些文化景点的古城游览图,其中还有建于清末的雪山书院,中国著名历史学家方国瑜故居,《则天女皇》作者、纳西族著名作家王丕震纪念馆,制作东巴纸的“手道丽江”民间手工艺术馆等。

目前,丽江古城已逐步收回了古城内政府直管公房铺面的使用权和经营权,用于传统民族文化的保护;同时,完成了299户传统民居、236个院落的恢复性修缮;还对本土作者、艺术人才给予资助,出版了96套关于丽江古城的作品,50多套民族音乐光碟。

“在古城纳西原住民主体被旅游移民置换与古城旅游符号化不可逆转的背景下,古城的原住民文化特色更多是通过纳西传统工艺、音乐、服饰、饮食、节庆活动等旅游商业模式和旅游景观来呈现。”桂榕认为,说到底,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传承还得依靠本民族文化持有者。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喧嚣旅游潮中能否还原丽江古城,我心依旧

上一篇:从学术期刊乱象看,重建学术期刊的公信力和权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