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网址除了真相,社会多些希望
分类:头条新闻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云顶娱乐网址 1

默多客  

肖膺教授《“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一出,便在时下的舆论场“吹皱一池春水”,引起各路人马激烈的口舌之争。有人指责肖文是“用大字报的方式来倒韩”,有人立即回敬说“我们需要‘膺式’批评”。看到正反批评后我才去细读肖文,肖教授的语气虽然有点“刚”,文章的用词也比较“重”,如称《后会无期》是“一部十足的烂片”,如说韩寒本人“很猥琐”,但这些判断大体是建立在他文本分析的基础之上,我并没有闻到几十年前那种“大字报方式”的火药味,这是肖膺教授多年形成的“‘膺式’批评”风格,只是这次批评到具体个人才让有些人觉得有些“扎眼”。

云顶娱乐网址 2

《后会无期》是否为“一部十足的烂片”,韩寒本人是否“很猥琐”,这属于审美判断或价值判断。俗话说“此人之肉彼人之毒”,美学家也常言“趣味无争辩”,且不说搀和着圈子意气和商业利益,哪怕仅仅审美判断就容易流于莫衷一是,价值判断更可能见仁见智。自从韩寒代笔之争后,我不再看任何挂名“韩寒”的东西,自然没有兴趣关注被炒得火热的《后会无期》,对肖教授文章的是非对错也就无从谈起。

  

《后会无期》的编剧和导演都是韩寒。韩寒的代笔之争尚未形成广泛的共识,在质疑者看来已经水落石出,在韩粉看来仍然尘埃未定。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韩寒和韩剧来说,首先不是评好坏,关键是论真假——韩寒是不是具备创作电影剧本的能力?

  关于韩寒代笔和作弊的争议,能够引发千万网友广泛讨论,使大众观点长时间尖锐对立,让众多政商学界名人达人反而选择沉默,蔚为奇观。选择在韩寒的名字前后加双引号,是强调我们对事件、对现象的关注。

于是,我们不得不把镜头推回到两年多年前的韩寒代笔质疑。

  事件的焦点和意义,早有大量热议檄文,但绝大多数文字口水感性,剩下不多的十几篇或过于陷于细节实证(当然这是论辩的基础工作),很难深入阅读;或概念套概念,抽象晦涩,不好理解。本文试图以大白话和大家熟知的例子,通俗讨论“韩寒”现象的意义。

那场代笔质疑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有人对署名“韩寒”的早期作品进行了细致的文本分析,有人对韩寒公布出来的《三重门》手稿进行了比勘,有人发现有些韩寒的博文首先发在韩父的博客中,更有韩寒的友人抖出了韩寒写给自己的私信。在归纳大量质疑成果和分析韩寒面对质疑种种表现之后,着名社会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赵鼎新先生不惜中断手头的研究工作,写出了长篇论文《方韩之争》,并倾向于认定“韩寒是骗子”。去年我收到清华惠寄的一期《清华大学学报》,头版刊发了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施爱东研究员约五万字的大文《韩寒神话的史诗母题》,对“韩寒神话”进行了神话学的深度理论分析。这场质疑让很多作家和学者开始重新审视韩寒,包括韩寒原来的熟人和朋友,包括韩寒原来的赞赏者,甚至也包括韩寒原先的吹捧者。冯唐写了《致韩寒的一封信》,对韩寒作为一个作家提出强烈的质疑:“一是你绝少谈自己的作品和创作过程,二是你文风改变太多,第三是你这次对于方舟子的反应过激。”并对韩寒引发的社会思潮表示忧虑:“因为你的‘神话’,这个现世认为不读书、不用功写作、下笔就能有神如助,不调查、不研究、大拇指夹着笔就能轻松论革命、论民主、论自由,出书无数,千万双手就在面前欢呼,捷径就在眼前,轻松出门,大道如青天。”北京学者崔卫平教授对韩寒也由欣赏变为质疑,还因此受到许多韩粉的围攻。更有大批原来无原则恭维吹捧韩寒的名流,面对事实他们集体选择了沉默,现在还有谁称颂“韩寒是当代鲁迅”?还有谁吹捧韩寒是“天才作家”?还有谁认为韩寒是“意见领袖”?还有谁断言“韩寒可以竞选总统”?当然,今天的韩寒已经“华丽转身”——据说他已经自称“国民岳父”了。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把自己弄成“国民岳父”,不知道他是在侮辱自己,还是在侮辱全体国民?

  先从我自己与韩的神交开始吧:

不管韩寒拥有多少头衔,“少年天才作家”是他的起点,没有“少年天才作家”的金字招牌,就没有他后来的一切,所以我们谈论韩寒首先必须追问他作为“天才作家”的真假。署名韩寒的《三重门·后记》中,韩寒大言不惭地落款“一块上海大金子韩寒”,我们首先当然应该考察作为“天才作家”韩寒这块“大金子”的成色。

  

还是让大家重读一遍韩寒致石述思的感谢信:“石老师,我是韩寒,借用我爸爸的微博登录一下。感谢您公正的态度,因为一个公共打假人物如果要确定一个作家有代笔必须要有证据,这是重大的指控。而且从世界的共识上,如果方舟子没有证据,却提出和确认这个指控,而所有作家都是无法自证的。这其实从刚开始就剥夺了写作者的言论自由,因为无法辩解。所以在全现今世界范围内都不会有这样的指控存在。谢谢。新年快乐。”这封信是韩寒借用他父亲微博中的“私信”发出的,记得石述思公布这封信后激起质疑阵营一遍狂欢。这次重提韩寒这封信绝妙尺牍,因为它是韩寒作为“天才作家”的最好见证,也是他这块“上海大金子”成色的有力说明。古今文人之间交往的书信,最能体现他们的个性、趣味和才情,韩寒这封私信也可以算作一个“天才”标本。任何一个码过字的人,任何一个看过《后会无期》的观众,将这封信与《三重门》、《零下一度》、《后会无期》稍作比较,都可以就韩寒是否代笔得出结论,哪怕你有成见,哪怕你有偏心,哪怕你不敢或不愿相信。韩寒多次表白自己对文字语言有“洁癖”,而这封信几乎全是语言垃圾,是不是他的“语言洁癖”这两年痊愈了?

  一、与韩的神交

还有更重要的证据没有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网络高手 @勤劳十点 、@eprom 、@硬壳笨蛋 等人发现,韩寒有一些博文先在一个名叫“fjfh6602 的博客”中:2011年11月3日的一句话博文“这我也没办法,手快有,手慢无”。“fjfh6602的博客”上发表时间是11月3日14点15分,韩寒博客上是11月3日14点22分。2011年12月23日5点28分,“fjfh6602的博客”上发表了《谈革命》,韩寒博客上的《谈革命》是2011年12月23日6点零9分发出,前者比后者早发40多分钟。2012年1月8日6点9分,“fjfh6602 的博客”上发表了《我的2011》,韩寒博客上的《2011》发表时间是1月8日6点11分,前者比后者早两分钟。稍后 @彭晓芸发现,这个“fjfh6602 的博客”与韩仁均微博是同一个“通行码”,这表明“fjfh6602 的博客”肯定是韩仁均的。而且,2011年7月一个韩粉发现韩寒网上书店,其联系人是韩仁均,其邮箱是fjfh6602@163.com,其支付宝账户是 fjfh6602@163.com。@勤劳十点 发现“fjfh”是“韩”字的五笔。大量证据都指向一个事实:“fjfh6602 的博客”是韩仁均的,韩仁均在给他的宝贝儿子韩寒代笔,韩寒父子在合谋进行蒙骗欺诈。

  

网友 @伟大旗手李小眼用腾讯SOSO 搜“fjfh6602 sina 我的2011”等词,用“快照”打开了这个博客,看到里面的《谈革命》一文,比韩寒博客上的《谈革命》早发40多分钟,还把原文中的“父辈”改为“爷辈”。人们找到了韩仁均给天才儿子代笔的铁证!为了防止韩寒团伙通过公关公司去腾讯SOSO 删除这个链接,随后大量网友进行了截图,用视频拍摄保存这个铁证。第一个喊出“人造韩寒”的 @麦田 还复原了韩寒父子作案路线图,给网友复原了他们的“作案现场”。

  1.初闻韩寒

署名韩寒的《谈革命》、《我的2011》等“名文”,先发在他父亲韩仁均博客中,几十分钟后再重发在韩寒博客里,还有上面那篇给石述思的“绝妙书信”,都是韩寒代笔铁板钉钉的“内证”,至今还没有见到韩寒父子对此事的辩解,至今也没有见到过去那些挺韩名人站出来为韩寒父子辩护,出来嚷嚷的都是一些端不上台面的铁杆韩粉。

  

韩寒的“第一桶金”——“新概念作文奖”也大成问题。全国各地的复赛选手都接到上海《萌芽》编辑部的复赛通知,奇怪的是唯独身在上海的韩寒没有收到本市的通知,更奇怪的是唯独给韩寒一个人举行复赛,更更奇怪的是现在上海公证处那次获奖名单中没有韩寒的大名。一个在博客中挑战现存教育体制、社会体制的“当代鲁迅”,自己却公然违反这种起码的程序公正,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和反省,反而以“一块上海大金子”自吹自擂,飘飘然自我感觉良好。我尤其纳闷的是没有一家媒体去寻求这件事情的真相,大家都装得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注意韩寒是过去两三年,有朋友议论到他的博客,说针砭时弊,视角不凡,找来一看确实倒吸凉气:一个被主流教育体系拒绝的孩子,文字流畅,观点大胆,对一些事件的看法有超越其阅历的犀利,尤其措辞表述还非常老辣老练,教育背景、人生阅历和文字驾驭、观点视野的超级不对称,让我惊讶赞叹。我丝毫不知道他的家世,也根本没有想过可能有他人介入他写作和表达过程的可能。

追求真相是媒体的天职,可国内媒体在韩寒这件事情上选择闭上眼睛。赵鼎新先生的《方韩之争》被国内多家媒体拒绝刊发,最后只好直接授权发在网络上。我那时连续写了十几篇“方韩之争随感”系列随笔,也曾托人找了两家国内媒体,都以“不愿惹麻烦”为由加以拒绝,最后还是《星岛日报》美洲版对拙文转发连载,香港《大公报》网络版也作了大篇幅报道,并选载了部分随笔内容。《星岛日报》美洲版总编梁建锋先生,当面和信中几次痛心国内媒体在韩寒事件上的反常表现。

  

国内某些媒体和公共知识分子在韩寒事件上的乖张行为,其深层动因是他们的圈子和面子。多年来他们共同把韩寒包装成挑战应试教育的英雄、“天才作家”、“意见领袖”、“全球百大思想家”、“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俊杰。韩寒成了这些媒体和名流宣扬民主的代言人,一个十三亿人的泱泱大国,最后全都洗耳恭听一个高一留级生和退学生《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地球上还能找到比这更滑稽可笑的闹剧吗?最后他们觉得保卫这面旗子,就是保卫他们所谓的“民主”。我们再来听一遍广州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建先生的高见:“@信力建:如果韩寒被搞掉,中国将倒退20年;如果连挺韩寒的众多知识分子都被搞掉,中国将回到文革”。“@信力建:信韩寒得快乐,信韩寒得永生!”韩寒岂止是中国的神话,他简直就是中国的神灵!如果没有那场韩寒代笔质疑,估计会有人给韩寒谱写一曲新的“东方红,太阳升”。这些公共知识分子至今还在网络和平面媒体上倡导民主自由,但他们在韩寒事件上走向了民主自由的反面。他们完全不能容忍任何不同的意见,比官方更不宽容,比宣宣还要狭隘。无论是对于媒体还是对于个人,这么做都是在透支公众对他们的信任,到头来损害了他们自己的公众形象,当然也损害了中国的民主事业。作家“十年砍柴”读了《差生韩寒》以后,愤而将寄赠他的《南方周末》扔进垃圾桶。另一位知名网友看到这些媒体和名人的表演后沉痛地说,要是这些家伙的“民主大业”成功了,我一定躲到深山老林里去过原始人的生活。这些当然是愤激之举,但可见此事对这些媒体和名流有多大伤害。

  2.韩三篇的印象

只讲圈子,不论是非——这是“韩寒事件”中公众对某些媒体和公共知识分子的不良印象。大家应该看到圈子难以避免,圈子也并非全然都是负面。只要有人群,就会有圈子,这种现象古今中外皆然,绝非当今中国所独有。北宋范仲淹熙宁变法前后,就有政敌攻击他和欧阳修等人形成圈子,古代把“圈子”叫“朋党”,现代常把“圈子”叫“小集团”。欧阳修为此还写过《朋党论》的名文,对自己的“圈子”进行了辩护:“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早年我曾读过一位英国作家的一篇随笔Ring,翻译成中文就名为“圈子”。印象中这篇文章精彩极了,可惜那里复印还不普及,我没有及时将它译成中文。形成圈子的原因十分复杂,有的是要凝聚力量在一起干大事,有的是想形成规模在一起赚大钱,多数人形成圈子只不过是寻找归属感和安全感。归属感和安全感是每个人的内在需求,不管是政客、商人、学者还是普通民众,在具体生活环境中如果没有挤进或脱离了某个“圈子”,必然就会感到程度不同的寂寞、孤独和失落。我曾在《这人生,这爱情》杂感中说过:“归属感就是你觉得‘自己与他们是一伙’,安全感就是你觉得‘他们与自己是一伙’,前者可能是你‘没自我’,后者可能是你‘有幻觉’。”遗憾的是,人们通常都“没自我”,连苏轼也喟叹“长恨此生非我有”,我们的生活更离不开“幻觉”。只有那些精神上的强者才能遗世而独立,可是,天下有几人能做到“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呢?越是不自立的人越怕被甩出“圈子”,有些人敢于批评政府,但没有勇气得罪“圈子”,这就是人们抱团取暖的原因,也是人们昧着良心说假话的病根。

  

不能平心静气地看待对同伙的质疑,不能谦和地听听与自己不同的声音,这些追求民主的朋友其实也害怕民主。

  韩三篇出来后,我更是钦佩,只是没有觉得到了老沉在微薄上写的“载入史册”的高度。他的整体作品,犀利狡黠,但谈不上深刻智慧,同样的思想和文字,放在章诒和、王朔、陈丹青、刘震云的笔下,不会给我这样深刻的印象,我相信在社会上也不会有这样的轰动。韩三篇的轰动有相当的成分在于作品的宏大主题、深广背景与作者的残缺教育和有限阅历之间的不对称。韩三篇对社会心态的把握以及批判尺度的拿捏,使我感受到了一种远超出韩阅历和教育的惊人的政治智慧和商业谋略,太老道了,心中惊叹的同时已隐隐有丝猜疑,但我理智上更愿意选择去钦佩,去相信。

  

  3.看法的转变

  

  事情的转折是网络上突然出现的方舟子对韩寒文字代笔和有团队整体操作经营的质疑,当时我就想,一向百发百中的方,这次可要败走麦城了,跟一个自学成才有锋芒观点的孩子过不去,太较真了。因两人我从不同角度都欣赏,内心感觉遗憾,真希望有谁能从中调停,化干戈为玉帛,两人联手发力给社会注入更多积极向善的力量。

  陆陆续续偶然上网看了几篇倒韩的长文,以及韩方超强回应:“方秃子”的诅咒,“我不会看到女儿活过成年”的毒誓,悬赏两千万的捉拿,菊花的人格侮辱,方家人的隐私扩散。突然感觉不对,找来很多相关视频和分析,很吃惊:原来我神交中的韩寒全是文字上的,现实中的或者准确地说视频中的韩完全是另外一个面貌,这与我对他自学成才,寒窗苦读摆脱命运的认知,大相径庭:古今中外,没有见过这么不熟悉自己作品,或者一谈作品就躲闪防卫的作家;面对对自己作品的质疑,绝少有先气急败坏、色厉内荏的恫吓然后逃跑躲避、假装清高的作家;接受媒体访谈,除了谈开车、K歌、泡妞他流露真性情,找不到哪怕超过四五句他对博文所关注宏大主题的深入表述;细观他的访谈和作品,观点前后矛盾,语言风飘忽摇摆,如果硬找,我恐怕只能选环球时报的社评,但老胡的难言之隐我想有基本政治常识的地球人全都知晓。

  我深深的质疑了。

  接着又有了作文大赛的质疑,太多的蹊跷,太多的特殊安排,配上与超越了阅历和学识的文字,再加上韩方一直缺席的有力澄清,以及事件曝光后我知道关于韩几年中的巨额版税和代言,还有更多的语言学的扎实分析,书稿中明显的誊写痕迹,更多的访谈曝光。这些元素叠加在一起,我“一厢情愿”地认为,正常的人用正常的逻辑应该都不难对韩事件的诚信焦点有个正常判断。于是几乎不再关注,我觉得就让这个昙花一现的“神话”自己破灭吧,就算喧嚣文坛里的小涟漪。

  

  4.决定参与讨论

  

  但令我惊奇的是,事件的后续发展出乎意料:一个看似明显的商业操作,对此质疑的一方却受到了空前强大的网络围堵(当然回帖、粉丝、关注被关注也可能被操作,这应该是网络运营的最新创新,谁说微博纯技术驱动?),参与其中的还有很多重量级的明星、达人和精英,其中也不乏我一向敬重的朋友,但大多数拥有话语权的大哥选择了沉默,这让我再次震惊并有些悲哀,也促使我决定参与对这个话题几个角度的讨论。

  

  二、韩寒现象的讨论

  

  1.质疑韩寒有代笔、有作弊是吹毛求疵,甚至是文革扣帽子打棍子的遗风?

  

  韩寒是粉丝千万、身价千万、无可争议的公众人物,公众人物的操守、言行甚至隐私会受到公众和媒体的关注、监督和质疑,中外如此,历来也都如此,这就是选择进入公众领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文学创作确实远远不像刘翔来个百米冲刺,周杰伦上台唱一首那样,当事人置身于公众的直接鉴证,真伪立现。文学作品成文在纸面,这背后有团队集体创作确实本身难被发现,再加上作品韩寒与现实世界的韩寒的巨大非对称性,大家有质疑真不应该大惊小怪。面对质疑,如何回应恰恰考验公众人物的修养和品格,也多少更方便大家洞察争议的真相:曼德拉就职典礼礼遇虐待过他的狱卒,林书豪邀请侮辱他的电视台记者吃饭,对侮辱与损害他的人,真正的公众人物是这样的包容和宽恕。两相比较,差距真的遥远。

  很多人说,韩寒作品有无代笔,有无作弊,有无人深度参与并不重要,这个逻辑很荒谬。韩寒的光环和人是一个整体,如果韩的文字和思想是一个团队在运作,而韩仅仅是前台的一个招牌,那么很多韩粉所崇拜的韩就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符号,他的成长经历和他所标榜的反智的言行就成了成全他商业成功的营销噱头和道具,绝无理由成为值得无数青年钦佩效仿的成功路径,那是真正的误人子弟。作弊的指控如果成立,那么对其他用心准备的考生是多么大的恶,这个我想无需赘言。所以,我深深赞同冯唐先生的观点,韩寒有无代笔和作弊是大是大非。

  质疑的意义就在于,在这些错综复杂的线头里,让我们理清事情的真正脉络,让我们更加接近原貌和真相。如果没有质疑,唐骏恐怕还在兜售他“可以被复制的成功”,李一还在用他的“神功”忽悠信徒,肖传国也还坦然地在手术台上实践着他备受诟病的肖式理论。这就是质疑的价值。韩粉要求有铁证,但获得铁证的前提是允许质疑。也许,对代笔这个案例,韩粉要求的铁证的出现可能有相当漫长的过程。就像陈水扁的竞选一枪,恐怕现在也没有铁证证明是绿营的操作,但应该没有人会怀疑就是这一枪把扁送上了总统宝座,这一枪也开启了他后来备受煎熬的监牢孤旅。是你的永远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去包装也得不到。很多事情甚至可能永无铁证,但人心自明。

  现在兴起这样一种舆论,挺方就代表愚昧疯狂,是文革“极左”的回潮,倒韩就是五七年的“反右”,制造白色恐怖,大兴文字狱。这股势力跟帖上体现非常强大,大多文字简短,措辞激愤,再加人为操作,力量更加惊人。这确实让人噤若寒蝉,被迫收声。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神横空出世的基础不就是万马齐喑或万众一声吗?!

  

  2.韩寒是八零后九零后的榜样,是天才?

  

云顶娱乐网址,  韩寒,作为一个以写作出名的公众人物,即使他的作品无人代笔,他考试没有作弊,他对他的粉丝,甚至那些粉丝的家长有两个绕不去的问题:

  第一,韩对读书和吸取文化经典的表述一直不屑和矛盾,除了杂志和小短文,他真的不认真读书,不读好书吗?如果确实是不读,那么他是个传奇了。什么样的作家都有,但绝无听说过从无认真阅并常常以此标榜的作家。作家可以不上学,但无法相信不读书。盖茨和扎克伯格,虽然哈佛辍学,但都先以优异的学业考入哈佛。并且在少年时代,盖茨深夜离家去全美最大机房写程序,扎克伯格被父亲领去听大学课程的故事广为传颂,全世界公认的天才尚且如此,韩寒呢?我只能说,我将继续选择质疑。而且我会郑重告诫我身边的孩子:韩寒的写作成就无法解释也无法复制。

  第二,如果,他真一如粉丝所圆场的,他其实是很刻苦认真读很多书的,他不承认是为了耍酷,那么,他在众多场合散布的读书无用的言论,对粉丝是一种残忍和不负责任,他在践踏粉丝们对他的信任。他欠粉丝们一个真诚的道歉,而不是象现在这样虚情假意地对过去荒唐的言论推脱;如果他在这背后有更深的目的,为了商业炒作,制造更大噱头和商业效应,于是故意误导,那就更有违公众形象应具备的人格。即便在天才辈出的文体领域,我们什么时候听刘翔说他很少训练,朗朗说他每天不怎么练琴,听他们肆意调侃过真正的大家和经典?

  支持这样的人物做青年榜样?请不要误人子弟。

  

  3.韩寒是代表中国民主进步的希望?

  

  这个帽子就戴得更高了。韩寒在博文上的观点,尖锐说不上深刻,狡黠但够不上智慧,很讨巧,迎合很多热点和民意,易于传播,要不是出自这样孩子之手,很难引起我的特别留意。他被深度包装的“传奇”背景给他加了太多分数。

  随着很多质疑点的曝光,韩寒现象让我想起了流行的红色经典剧:上海滩的我地下党员,在里弄摆个药铺,开个照相馆,看似营商,实则秘密发报,搞地下工作,赚钱是假,主义是真。组织上对此好像有个学名,叫“以经济掩护政治”。反观韩寒的操作,怎么越看越觉得相反,明明是“以政治掩护经济”嘛:每每当韩寒在江湖声息有所沉寂甚至遇到公关麻烦的时刻,一些标榜民主自由的“政治尖叫”就适时而生:讽刺挖苦,嬉笑怒骂,好不痛快!我都曾天真的拍手击节。但仔细分析这些作品推出的时机和对言论尺度、前后立场转换的拿捏,看似刀刀凶狠,其实招招留有余地,真的兼有“体制内”的政治智慧和老道的商业嗅觉。这样的营销包装手法,让人粗看叫好喝彩,细读则疑虑顿生。

  更为罕见的是,在追求民主进步的同时韩寒同学代言在不断加磅,收入也滚滚地入账,人生在世能把民主追求和商业经营如此完美的协调,韩寒缔造了另一个“神话”:曼德拉为了消除种族隔离,做了几十年的牢狱;昂山素季也经历了多年的软禁;神州大地,有过多少民主勇士前赴后继,他们中有几个有韩这样奢侈的自由和财富,象韩少这样,赛着车,K着歌,泡着妞,躺着就把民主追求了,这真的是一群达人和精英给韩的慷慨加冕。

  

  4.因为韩寒是这样的榜样和希望,即便代笔作弊了,我们也要择大善包容他?

  

  这个逻辑更为荒诞,本来就是政治掩护经济的活儿,你非要戴上一个不相称的高帽,但若因为这个高帽,就宽恕其中的重大瑕疵,那是错上加错。

  既然是榜样和楷模,就应该有更高的操守和道德境界。要不唐英年先生这个选前大热如何会被梁振英翻盘?要不匈牙利总统怎么会因二十年前的论文造假而黯然引退?如果挣版税的重要文字都可以代笔,你还能指望他提出的什么是真?如果他可以违规强取本该属于别人的作文大赛荣誉,那你还怎么相信他提出的民主和公平?在现实的中国,我们尤其要留神常把民主自由挂在口头甚至恨不得在脑门儿贴上这样标签的人士,在一个讽刺制度、奚落权威成为全民娱乐的时代,谁骂的响亮谁骂的俏皮,谁在其他方面的不堪似乎就可以被宽恕,这很病态。真正的民主自由,需要去践行,去牺牲,去真正的坚持,我更钦佩周有光、李锐、江平、吴敬琏先生、资中筠先生,他们两袖清风,不知疲倦的呐喊和奔波。真不愿看到这样一种景观:一帮大人藏在孩子后面,审时度势,给孩子撰写台词让孩子冲在前面呐喊,自己在后面数票子。以出位言论博眼球、人气赢得商业利益,以孩子的“童言无忌”做盾牌与当局博弈,商业老道但不厚道。

  

  三、韩寒留给我们要继续思考的话题

  

  韩寒的蹿红显然有丰厚的土壤:学生对应试制度的失望和抗拒;白领在官二代富二代夹击下,对前途的绝望和无助,以及由此产生的个人英雄主义的崇拜,但韩就一定不是一个隐形的某二代?另外,媒体的高度管控,社会的种种弊端和矛盾,使大家天然对个性、尖锐、犀利的文字有强烈渴求和认同,更不要说文字出自一个孩子。面对种种质疑,韩仍能八面来风一呼百应,方孤军奋战备受挤兑,我想也折射了社会应有的价值追求在与实用成功哲学的抗争中的式微: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一改革宏论的伟大意义无可贬低,但被发展到极端却可能使我们忘记为什么要出发。在偶像的光环照耀下,在对传奇般成功的向往中,谁还有心,谁还在意去探究荣耀背后的因果、真伪和美丑。

  对于很多大哥选择对韩话题收声,有几种解释:很多人想挺韩,但实在方舟子执拗勤勉,且出手弹无虚发,怕惹火老方殃及自身,我想这是可以理解的人性;也有人说,韩寒的产业链太长,上船的兄弟太多,身不由己有难言之隐;更有人说,含苞待放的“韩寒”还有很多,大家顾影自怜,真的是五十步笑百步,如何表态,但其他人呢?

  

  结语

  

  对韩寒,首先要谢谢,留给大家这样多尚待思考的话题。我猜想他十三年走来,一定有很多被迫被动,必定十分的辛苦,小小的年纪,要承受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孩童都不会承受的压力、质疑甚至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对于一个孩子,真的太累了。回到赛车场吧,那里恐怕才是你真正的主场,也必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快乐和辉煌。

  对于韩寒身后的大人,真希望他们不要让他活得太累,真希望让他活得更真,不要让人们觉得他就是一个面具,甚至是个童工,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我想说:世上最不该利用的,就是孩子。

  对于韩粉们,我想说,偶象崇拜是个学校,他的破灭也许恰恰是你的毕业,应该庆幸。寻找真正榜样,让他的光芒照亮自己的前路。

  对于韩寒的赞助商,我想说,伟大企业一定有着匹配伟大的价值观,知识的力量,奋斗的意义,诚信的重要,对他人的尊重,这些看似老生常谈的说教,其实在我们无比浮躁的转型社会,有着恒古弥新的价值,绑定什么样的价值,将深刻影响你的企业是昙花一现还是厚积薄发。回归根本,守正出奇,是我对伙伴们朋友们的善意提醒。

  对于方舟子,我想说,对不起,你老兄真不如韩少“高富帅”,你的文字也远不如他的俏皮讨巧,如果不沉下心硬着头皮,真的看不下去,但正因为知道有你这样老兄的存在,我曾经特别查看了一下我网上的简历,我在公开撰文前要特别小心不要忽视引用。但真的,有你,这个世界更加清澈,那些希望靠投机取巧、胡喷海吹、走捷径的兄弟会有所顾忌,需谨言慎行,正因此,我们靠自己的努力去奋斗的朋友们肯定也会活得更加踏实。所以,要说声:谢谢你。

  但还是要说,这类的事件总要劳烦方舟子,一次又一次地充当皇帝新衣中的孩子,而其他同样有话语权的人却选择沉默,是我们社会深深的悲哀。少一些韩寒这类的神话,少一次劳烦爱钻牛角尖的方舟子亲自出马,这个社会更有希望。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云顶娱乐网址 3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data/52105.html 文章来源:凤凰博报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娱乐网址除了真相,社会多些希望

上一篇:资本主义的思想断层与理论困境,浙江社科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