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焚书坑儒和修建长城真的是不理智的吗,
分类:头条新闻

进入专题: 焚书   知识分子  

问题:秦始皇焚书坑儒和修建长城真的是不理智的吗?

陈行之 (进入专栏)  

回答:焚书确有其事,坑儒子虚乌有。

图片 1

焚书

首先我们要明白,在秦始皇的那个年代,尽管秦始皇已经统一了六国,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封建中央集权的国家,可是列国的百姓在短时间内仍然无法接受国家灭亡的这个事实。尽管秦始皇一开始以一种怀柔的方式去接纳东方六国的文化差异,可是却难免会有一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意味。

图片 2

在自己的政令实在行不通的情况下,秦始皇意识到了百家争鸣的对于改革的阻碍。东方六国的反秦势力仍然蠢蠢欲动,秦始皇明白,如今只有法家思想才能帮助自己更好的统筹六国。另外,儒家的对于秦始皇统治地位的针砭也让秦始皇动怒了。

于是,在李斯的建议下,他下令:“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等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其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此即为“焚书”事件。

  

坑儒

图片 3

至于坑儒,司马迁的《史记》并没有明确的记载。我们只知道,秦始皇确实活埋过了人。可是这些人并不是儒生,而且炼丹的方士。

大家都知道,秦始皇意欲长生不老,所以他起用方士为自己炼丹。可是为他炼丹的方式竟然携裹着秦始皇给的物资逃之夭夭,欺骗皇帝陛下,这还得了?秦始皇气不过,便将咸阳城的方式都给抓起来给活埋了。后来,秦始皇得罪的那群人就造谣说,秦始皇坑的是儒生,这就把秦始皇给黑化了。

  1.说《秦律》

长城

图片 4

长城的修建完全是一种军事目的。面对北方匈奴人的侵扰,秦始皇没有那么好说话,对付暴力,就只能去使用暴力。

他让蒙恬率兵北上,夺回了被匈奴人霸占的河套平原,并且用几十万军民将秦、燕、赵三国的城墙连接起来,这便成了万里长城。将匈奴赶出到长城以外。说到底,长城的建立的确只是一种战略需要,毕竟已经有了北方三国的城墙基础,只需将这些城墙连接,便能够起到抵御外敌的作用。

回答:少年嬴政,曾因其父异人在赵国为质而颠沛流离,尝尽人间冷暖,看尽世间悲苦!

于是,一个梦想在少年嬴政的心中发芽,并且越发坚定,那就是有朝一日,若我为王,定要结束各国持续几百年的纷乱,一统六国,还天下太平。
图片 5
然后,在帝国北部边界修筑长城,抵御游牧部族的侵扰,使中原百姓从此能够安居乐业,再无战乱之忧!

嬴政:

终朕一生,都是为了完成儿时的梦想,是为了天下苍生能够永远免受战乱之苦,而你们,为何要来指责我?批判我?

凭什么?我做错了吗?告诉你们,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实现梦想的脚步,任何人都不行!
图片 6
于是,始皇帝怒了,他将那些批判他的士子,将那些引经据典拐弯抹角来指责他的儒生,通通抓起来活埋!

并且,将他们封为圣人经典的书籍全部焚烧!

嬴政:

你们这些人,整天就知道圣人曰圣人曰,翁嗡嗡的闹得我头疼,这下好了,清净了,再没有谁敢对我修筑长城指手画脚的了!
图片 7
你们说我残暴,我一笑而过,你们说六国一统,该让老百姓休养生息,我何尝不懂,但我发现,帝国面临一个巨大的危机,那就是北部草原上的匈奴在不断壮大!
图片 8
我让蒙恬北击匈奴,虽取得胜利,但匈奴人并没有伤筋动骨,所以,修筑长城,也是现实的需要!是替中原百姓做更长远的考虑!

长城就要完工了,到时候,胡人无法渡过阴山,中原从此再无战乱纷扰之忧,到时你们就会知道,谁,才是对的!
图片 9
你们说我残暴,说我冷血,我不做反驳,功过对错,相信后人,总会有一个中肯的评说!


喜欢的朋友请点赞评论哦,期待您的关注与支持,十分感谢!

回答:修长城是没办法,势在必行。焚书坑儒是李斯的主意罢。儒坑里都是倔强之人倒好了,说明在苛尽严刑峻法之下还有知识份子反抗力量。一定要歌功颂德的长篇大论,想听多的是,赞词不是此刻。此时我是乌鸦。秦始皇很懒,不考虑子孙繁衍发展的经验和研究。为子孙后代找对象造个阿房宫,听说阿房宫三百里,佳丽成千上万,皇帝宠幸不过来坐在羊拉的车上,羊车到哪里驻足就停在哪里。宫女们用沾了盐水青柳枝勾引羊,完全是靠羊媒哦。搞个长城劳民伤财,挡住一时,早点想如何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如果经济往来,用经济战术嘛,发明个股票、电子计算机。想修长城的皇帝多了去了!为什么人家不修?所以说秦皇如何伟大,总是可疑的。他又没有给长城搬一块砖。开个玩笑。

回答:焚书是由统一文字,废其它六国六字的结局,被无限扩大说成的形容表述语。

坑儒是不用读书人,而用专业技能人的形容叙述词。

修长城是将靠边的列国原城墙连接起来的连为修。

统一国家本应如此,包括量具与车宽度在内。

此为:统一文字与度量衡的衡量器在内,也包括车轨的轨宽度在内。

言秦暴政是工艺流水作业法,不仅可追责到具体做制人,有统一标准,其一字长蛇阵,仅作业人不得闲,而确名暴政的,美国佐别林演过流水线上工作的人,也机械化动作的喜剧片,就是流水作业法显示。太超前达二千多年造成促的认为。二千多年的今天都如此了。

赞议一下,悟空问看后咱也在其上留上点啥。

回答:焚书坑儒是什么情况下产生的呢,或者是基于什么心理?而长城的修建又是为了什么?当时秦始皇是如何想的?
图片 10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为防止六国贵族死灰复燃,或各诸侯互相攻伐,再现春秋战国局面。特推行郡县制。儒家学派博士齐人淳于越反对“郡县制”,利用文坛影响力,纠集各士子儒生,上书始皇要求依照古制,分封各诸侯。

丞相李斯怒而驳斥,并向始皇建议: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竟然有儒生妄议朝政。应当从源头上扼灭此俩类人动乱国家的源头——焚烧关于政治的书籍,坑杀上书反对的儒生。并尽收天下之兵器,铸十二铜人。
图片 11

始皇何等人物,对攻讦朝政的儒生亦心生厌恶,随欣然同意李斯的主张。历史上华夏文化雄大的浩劫来临——焚书坑儒。除少数卜书,医书,农书以及实用之书外。大多已焚毁在浩劫大火里,造成两千年华夏人的心痛。

由于北边的游牧民族历年来,肆虐边境,逐之又来,杀之不尽,兼之北地苦寒,食之无味。另人头疼。六国之时,为防范匈奴北下,北边之国,皆筑长城,始皇拥天下,为一劳永逸,防御北边战事,特修筑长城万里。并多置烽火台,传递信息。
图片 12

其中,所耗费的人力物力,不计其数!国家经济损耗,不计其数!由此为国家动荡埋下了源头——陈胜吴广就因此而起义。

焚书坑儒和修长城,是不理智吗?还是始皇一时冲动造成的?本人觉得都不是,是时势造成,是当然人目光局限所致。当然了,还有始皇一统天下后,有些膨胀的心理作祟。以至于做出另后人心痛的大事故。

读史令人唏嘘,同样唏嘘的你,不妨关注留言并点个赞呢。

回答:被冤枉千年的始皇帝

秦始皇嬴政统一六国,经历了几代的人的奋斗努力,开创了中国历史第一个大一统的秦王朝,嬴政也是历史第一个使用皇帝称号的,自称始皇帝。

秦始皇嬴政作为首位完成华夏大统一的铁腕政治传奇皇帝,他在地方上设立郡县制,统一度量衡,车同轨,书同文,修水渠,筑长城,对外北击匈奴,奠定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政治制度及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基本格局,对中国历史产生了名传千古的影响!

但是他却也被后人骂了千年的暴君。

骂他暴君的原因是秦始皇时期的焚书坑儒,其实实在是冤枉了这位千古大帝。在历史的千年长河中杀人如麻的帝王多的是,并且杀的还都是功臣,可是你翻开历史看看有记载秦始皇杀功臣的记载吗?

 

始皇帝暴君的冤名源于焚书坑儒,儒家思想自春秋时期开始发扬,直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儒家思想便在中国大地上开始了长达两千年的封建思想统治,秦始皇这骂名也被儒家给扣上了,儒家思想之所以受历代封建统治阶级帝王所喜欢,根本原因就是倡导君权天授,有利于封建统治阶级维护其统治罢了,我们现来先看看焚书坑儒。

焚书坑儒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事件,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如何治理这么大的国家,是始皇帝首先考虑的问题!秦国自秦孝公时期便遵循法制,在治国思想、治国方略以及全国的思想统一方面急需改革,公元前213年,也就是秦始皇三十四年,各种思想、路线的争斗开始白热化,当时以儒家淳于越为首的就不停的诋毁郡县制,认为只有恢复周朝时期的分封制才是正统,不过确实遭到当时丞相李斯的反对。

 

李斯还提议秦始皇实行封建文化专治的主张,所烧之书也都是《诗》、《书》、百家语者等,像医药、占卜、农业的书全部都保留了下来,这就是历史上的焚书事件。

 

焚书后第二年,一些儒家书生就不服气,以卢生、侯生为首复古儒生和一些方士就开始串通一气乱议朝政,甚至还到处散播谣言说秦始皇的刚愎自用、独断专行、贪于权势等等,谣言传到秦始皇耳朵后大为恼火,就把到处散播谣言的儒生抓起来严刑拷打,此事件牵扯了四百六十多人,秦始皇把这些人全部坑杀于咸阳,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坑儒事件。

 

秦始皇坑杀的这四百六十多人与明朝时期胡惟庸一案被杀三万多人作下对比,如果说秦始皇是暴君,那朱元璋就是人渣!

暴虐残忍的骂名无非就是误人子弟的儒家学者给扣上的,2002年,尘封了2000多年的秦朝竹简“里耶秦简”横空出世!为千古一帝秦始皇洗刷千年骂名提供了有力证据!

图片 13
图片 14

回答:为什么焚书坑儒?

首先,这里面的儒生不仅仅是学孔子学问的读书人。儒这个词在古代是巫师的意思,在先秦时不少儒生属于方士。之所以要坑儒,是因为儒生中读孔子学问的人非议秦始皇,希望他坚持古代王制,搞分封,不要实行郡县制。方士那一部分又骗秦始皇可以长生不老。

烧的书是什么?大多是六国自己修的官史,其中有黑化秦国的内容。农工法律的书一概都保留了。

为什么建长城?

战国时代北方各国都修筑长城,秦国只是把各国长城连起来。长城并不只是城墙,而是多功能边防要塞,既是情报中心,兵站,后勤中心,也是北伐的前进基地。

关注厕读大历史,每天分享历史知识,品味历史智慧。

图片 15

回答:谢谢邀请。 秦始皇焚书坑儒和修建长城是很明智的选择,也是根据当时的国情所做出的决定。

秦始皇焚书坑儒和修建长城一直被人们当作暴秦的理由,实际上不是这样的,焚书坑儒是针对的术士炼丹等装神弄鬼之人,埋了四百多术士而已。至于焚书是为了加强思想文化尽量统一,觉得春秋各种文化太乱就把一些议论政治的书籍焚毁,保留医药占卜等书籍而且这么焚烧的书还保留了备份。焚书坑儒是为了达到国家稳定,文化思想统一的目的。

修建长城的背景是秦国地域辽阔,北方游牧民族不像战国那些国家要打就打一个地方,经常是打一下抢一把就跑,要是派兵去追击又很麻烦而且从内地运军粮到边关消耗很大,军队调动太多,又影响国内稳定,再者把兵派去出击并不一定短时间内见效,相比之下建长城的成本要比派兵出击要低,而且还不用死人还能阻挡游牧民族的袭扰。其实秦始皇就是把春秋战国时期燕、赵、秦等国家构筑的长城加以衔接并补葺,成为了东至山海关、西到嘉峪关的万里长城,并不是完全新建。修建长城是个秦朝国家的工程,相对而言是防止游牧民族袭扰的最好办法。

回答:只有适合时代发展的东西才得以传承。

焚书坑儒那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对后世乃至当今社会是虽然是重大损失,但可以确定的是,因为焚书坑儒秦帝国文化才能统一,才有了后面400多年的汉一统,汉初也是遵循始皇帝的法制。

还有一点,秦始皇做的焚书坑儒并非他本人的初衷,他的初衷是文化统一,前期也是百家争鸣并不打压,奈何他三番五次的忍让,得到的确是儒家们嘲讽。秦始皇为的是千秋万代,可惜,东方6国的学者体会不到他的想法。

回答:秦始皇不会无缘无故的焚书坑儒,他焚的是儒学书藉而非所有书藉,坑的是儒而不是道、法家。为什么?因为秦始皇深刻的认识到,儒教会毁国害民。所以儒家得势后,就拼命的诋毁秦始皇。因此,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伟大壮举而非过错。

  

  如果一个人疯了似的想要骄傲和自豪,是能够找到理由的;假如这个人为自己选择了特定领域——比如该人不思茶饭,什么事也不想做,就是想为我们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感到骄傲和自豪,那就更容易找到理由。我曾经读到一位著名学者写的一本书,大约是“中国法制史”之类,其中就充满了让人匪夷所思的骄傲和自豪,作者竟然认为中国从商鞅变法以后就奠定了法制国家的基础,发展到嬴政同志创建的秦帝国,更是伟大得不得了——“所有现代法律(根据该作者叙述,甚至包括西方法律)的精华都在《秦律》中得到了体现”,“足见中国文化之博大精深。”听到这样的言论,我瞠目结舌,就像是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挥舞着手臂宣称“再过一个月,这满条街的人都要死光”一样。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这是因为我对秦始皇、秦帝国乃至于所谓的《秦律》并非一无所知,根据我有限的常识,事情远非学者说的那个样子,“中国文化之博大精深”也绝对无法从《秦律》中去“足见”,学者高烧42度,“慵慵然莫乎其辨”,看不到或者故意无视《秦律》以外的东西,显然是发癫了,就像范进中举那样,挺可怜的,所以,关于这件事还真得说道说道。

  我们在话题开展之前先说一说《秦律》。所谓“秦律”,不是指一整套现成的法律文本的汇编,而是指浩如烟海的古代典籍中关于秦帝国法律的分散叙述,尤其是出土文物中的相关记载。在我的印象里,“秦律”的主体应当是指写在湖北云梦县睡虎地发掘出土的1155支秦代竹简(1975年12月出土)上总共约17000字的法律文书、资料,这批珍贵文献全部著录在文物出版社1978年出版的《睡虎地秦墓竹简》一书里。

  有必要简单罗列一下这些法律文书和资料,读者也好对秦律有一个直观的印象,有利于话题的进一步开展。

  睡虎地秦墓竹简计有——

  《编年记》竹简53支,逐年记述秦昭王元年(公元前306)到秦始皇三十年(公元前217)统一全国战争过程中的一些大事,其中有些为今存史书所不见,弥补了史籍记载的不足。

  《语书》竹简14支,是秦始皇二十年南郡守腾向所属县、道发布的一篇文告,其中追述以往法令的执行情况,指出当时南郡地区的种种违法犯罪现象,提出要各县、道官员严格依法惩办犯罪者,并规定以执法和违法作为区分“良吏”和“恶吏”的标准。

  《秦律十八种》竹简 201支,是简书抄写人从18种秦律中摘录的法律条文,主要内容包括田律、厩苑律、金布律、工律等有关农业、手工业和商业等经济方面的法规,军爵律、置吏律、行书律等行政方面的法规以及司空等刑徒管理方面的法规。

  《效律》竹简60支,是关于核验账目、物资和度量衡器方面的法律。《秦律十八种》中也有摘抄的“效律”数条,但这部分《效律》比《秦律十八种》中的“效律”内容要丰富,从第一支竹简背面有“效”字作为标题来看,《效律》应为首尾完整的单行法规。

  《秦律杂抄》竹简42支,是抄写者摘录的单行法规,主要是关于官吏任免、军事训练、战场纪律、后勤供应和战士赏罚等方面的规定,注明律名的有除吏律、游士律、除弟子律、中劳律、藏律、公车司马猎律、牛羊课、傅律、敦表律、捕盗律、戍律等11种,还有一些条文未注明律名,从内容看又不属于上述法律,可见这部分涉及的法律比较广泛。

  《法律答问》竹简 210支,是秦帝国官方对秦律主体部分,即刑法有关条款的解释和说明,共 187条,许多地方引用了秦刑律原文,如“害盗别缴而盗,加罪之”,“誉敌以恐众心者,戮”等,可以看出,秦帝国的刑律确如史籍所载,是对李悝《法经》盗、贼、囚、捕、杂、具6篇的继承。

  《封诊式》竹简98支,包括秦帝国司法机构对司法官员“治狱”、“讯狱”的行政要求,调查各类案件应当注意的具体事项、检验报告文书的书写程式规范等等。专家考证指出:“《封诊式》反映出秦帝国在治理狱案时一般不提倡刑讯,很注意搜集证据,重视现场勘验,并实行‘爰书’制度,对案情要求有详细的记录。”我对专家的这种解释很在意,这一点放到后面再说。

  《为吏之道》竹简51支,内容较庞杂,有的类似“官箴”,有的类似识字课本,有的类似《荀子·成相》那种以通俗韵文宣传政府观点的政治读物,就像我们目前各种各样政治学习辅导材料一样。在这部分竹简中,甚至还可以看到从魏国安釐王二十五年(公元前 252)颁行的《户律》、《奔命律》摘抄出来的段落和某些不知出处的修身格言之类。

  《日书》甲种、《日书》乙种竹简426支,多是关于祸福吉凶的预测,大概类似我们从农贸市场上买到的那种日历,“宜出行”,“东南方有祸”之类。

  ……

  你看,秦律很丰富,很紧密。

  西汉桓宽(字次公,汉宣帝时被推举为郎,曾任庐江太守丞)根据汉昭帝召开的盐铁会议记录推衍成一部名为《盐铁论》的著作,记述了当时关于汉武帝时期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的一场大辩论,涉及秦律的部分有这样的评价:“秦法繁于秋荼,而网密于凝脂。”意思是秦律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结构成了“网”状。

  我很欣赏桓宽的这个比喻,再加之桓宽处在比我们离秦朝近得多的年代、对于秦律的了解比我们更接近事实这一情况,我们简直能够在脑海里映现“密如凝脂”的秦律笼罩下的公众生活,历史也无情地记录下了秦帝国如何残忍如何暴戾……我们甚至可以断言,正是“密如凝脂”的秦律为秦帝国二世而亡准备了条件,嬴政同志和与嬴政同志志同道合的所有独裁者都在创造开始的时候奠定了结局,所谓“历史周期律”指的就是这个无法摆脱的宿命和轮回。

  然而同样的情景在不同的人群中引起的反响是不一样的。譬如对“秦政制”无限想往、竭力为秦帝国唱赞歌的的学者可能会说:“早在两千多年前,我煌煌中华帝国就有了如此健全的法律,可见当时的法律制度有多么完备,这难道不足以让我们骄傲和自豪吗?”

  我没有说不骄傲和自豪,我的确很骄傲也很自豪,因为历史就搁在那里——秦帝国在世界范围以内开天辟地确立了最高君主的至尊地位,秦始皇不仅成为至高无上的皇帝,更成为了约束民众行为的一切法权的渊源,犹如李斯同志所言:“今天下已定,法令出一。”这里的“一”就是秦始皇嬴政,借用老子的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一”有万物之始的意思,是衡量天下一切事物的法度,“皇帝”第一次作为超越一切社会法则而存在的超级存在,老百姓第一次在严格的政治意义上成为皇权专制主义恣意剥削、压榨乃至于屠戮的对象,直到今天这种基本的政治秩序也没有改变……我们有意无意创造了人类发展史的数项第一,东方专制主义成为人类社会制度的一种特有类型,成为世界政治哲学研究中经常出现的词汇,我们确实有理由骄傲也有理由自豪。

  人都是相通的,古人今人都一样,我们骄傲和自豪的东西,当事者早就骄傲和自豪过了——嬴政同志在其伟大一生中曾经数次巡行全国,每到一地都要让当地政府负责人刻制碑石以为纪念,这些碑石反映的自然都嬴政同志对自己的评价:“皇帝作始,端平法度,万勿之纪(《琅琊石刻》,前219年)。”“大圣作制,建定法度,显著纲纪(《芝罘石刻》,前218年)。”意思是:我乃为这个世界制定秩序和规矩的人,其他什么都不用说了!既然这样,学者断言我中华帝国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有了完备的法律制度,似乎还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是这里有一个基础性问题:究竟什么是法律?或者换一句话说:法律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引用《辞海》(1979年版)的解释:法律是“体现统治阶级意志,由国家行使立法权的机关依照立法程序制定,由国家强制力保证执行的行为规则。”

  这不仅仅是一个解释,它同时还是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是社会持之以恒对我们的观念所进行的修正,这种修正造成的结果是,我们无条件接受了教科书中关于法律的如下论证:1、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法律不是一切阶级共同意志的体现,反映的是统治阶级的愿望和要求。奴隶制国家的法律是奴隶主阶级意志的体现,封建制国家的法律是地主阶级意志的体现,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律是资产阶级意志的体现,社会主义国家的法律是工人阶级及其领导下的广大人民意志的体现。2、法律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的,这是国家创制法律的两种形式。国家制定法律是指国家立法机关按照一定的立法程序直接创制法律,即制定出新的、过去没有的法律规范;国家认可法律是指国家立法机关根据实际需要对社会上原来已经存在的某些风俗习惯、道德规则、宗教教规加以确认,赋予其法律效力,使之成为法律。3、法律的实施方式是靠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这是法律最主要的特征,也是法律同其他行为规范最显著的区别,保证法律实施的强制力主要指军队、法庭、警察、监狱等。4、法律具有普遍约束力,即在国家权力管辖范围内对全体社会成员都具有普遍约束力。5、法律的内容是规定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并且这些权利与义务是由国家确认和加以保障的。

  问题是,上述原则在很多时候仅仅是一种教科书式的想象,与真实的政治生活图景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譬如,在历史发展一个又一个环节中,所谓法律并非 “规定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也没有什么“国家确认并加以保障这些权利与义务”,相反,在法律之上不断横亘出一个又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皇帝,来做“衡量天下一切事物的法度”,上述对法律实质和法律程序的教科书式想象究竟有多大意义?具体到我们的话题,除了“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这一点之外,我们从“秦律”又能够找到多少现代意义上的法律精神?

  如果说我们把“秦律”置放在现代法律环境当中进行考察有失公允,那么,把它同样放到古代又怎么样?稍微具备一点儿世界法律史知识的读者都知道,相对于其他文明中的法律,比如古代罗马帝国的《十二铜表法》和古代巴比伦第六代国王汉谟拉比制定的、全世界现存最早的《汉谟拉比法典》,我们不能不承认“秦律”既没有由“平民和贵族推出相等人数”,“拟定一套对两个等级彼此有利的法律”(李维:《罗马史》,第3卷)的程序,也没有所谓“君权神授”的内容遮掩,而是一种赤裸裸的宣示:“老子天下第一!”这时候,你不觉得上述教科书式想象乃空中楼阁,与历史和现实的真实境况风马牛不相及吗?

  比如,我们怎么解释发生在秦帝国时代的一桩重要公案呢?

  

  2、焚书·坑儒

  

  这桩公案就是“焚书坑儒”。

  小标题之所以要在“焚书”与“坑儒”之间加上一个圆点,是因为焚书与坑儒是两件事情,前者为书厄,不见人祸;后者为人祸,与书无干。但是,为什么自汉代以来人们就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作为一件事来谈论,而且谈论了两千多年而不息呢?这就牵涉到人与历史的关系问题了。

  依据汤因比的观点,没有纯客观的历史叙述,所有历史叙述多多少少都会折射出叙述者的某些内心寄望。需要我们注意的倒是叙述者之间的分别:同样是秦帝国历史,民间的叙述与官方意识形态叙述往往截然不同,这说明民众和统治者对历史具有完全不同的解读方式,奇怪的是,在秦始皇这件事上,意识形态解释(比如近年大量出现歌颂秦始皇丰功伟绩的电影、电视剧、戏剧和娱乐化学者在中央电视台的荒谬鼓吹之类)往往不招人待见,倒是民众的解读成为了不可改变的主流,孟姜女的故事仍旧鲜活,有良知的学者仍旧锲而不舍提醒人们警觉秦代重刑主义的法律体系和与之配套的令人发指的酷刑在今天的意义……无论你利用意识形态工具怎样为秦始皇山呼万岁,民众就是不认可,仍旧嗤之以鼻说那是一混蛋。

  于是,“焚书坑儒”就被作为一个标志性事件载入了人们的传统记忆,言坑儒必说焚书——秦始皇为了彻底铲除《诗》、《书》而坑杀了传习《诗》、《书》的人,书厄与人祸是一个相辅相成的整体。这就是历史对于历史事件所做的抽象。在我看来这种抽象极好,历史没有失责,在有条件弘扬正义的时候,它是能够站出来弘扬正义的。

  但是具体到做文章,过度抽象必然会疲劳读者,所以我不按照《史记》提供的线索交代焚书坑儒事件,而是用我的方式向读者交代两千多年前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读者将会注意到,我是依据民众记忆历史的方式讲述这个故事的。

  公元前221年注定要作为标志性年份进入中国历史。这一年,秦国完成了“六王毕,四海一”的伟业,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封建王朝——大秦帝国。身形与猿猴酷似、说话总是发出“咝咝”声的嬴政同志经过历史选择成为帝国领袖。正是所谓:“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公元前213年,大秦帝国建国9周年国庆纪念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焚书   知识分子  

图片 16

  • 1
  • 2
  • 3
  • 4
  • 全文;)

本文责编: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data/24120.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秦始皇焚书坑儒和修建长城真的是不理智的吗,

上一篇:网络时期的,论草泥族的恐怕与稻蟹族的不只怕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