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收入不平等急速加剧,美国金融危机
分类:头条新闻

进入专题: 华尔街风暴   新自由主义  

云顶娱乐网址 1

杨鹏飞  

新自由主义让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美国收入不平等急速加剧

云顶娱乐网址 2

注:1989—2013年,美国前10%家庭拥有的财富占全国所有家庭财富的比重从2/3增加到超过3/4,中间40%家庭拥有的财富占比从30%下降到23%,后50%家庭拥有的财富占比从3%下降到1%。

  

资料来源: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

  美国金融危机正风声鹤唳。横行世界的五大投行,三家转眼之间灰飞烟灭,另两家改头换面。向来以不干预市场为宗旨,并且常常以此教训发展中国家的美国政府,却提出8000亿美元的救市干预方案,财政部长保尔森“下跪”向国会请求批准,否则政府就要收不起摊了。

近年来,美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收入不平等急速加剧,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对于美国金融危机的发生,一般看法都认为,这场危机主要是金融监管制度的缺失造成的,那些贪婪无度的华尔街肥猫们(fat cat),钻制度的空子,弄虚作假,欺骗大众,闯下如此大祸。实际上,把责任完全归结到华尔街,特别是那些公司经理们,似乎有失偏颇,这是因为,这场危机的根本原因不在华尔街,而是在于美国近三十年来加速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将家庭收入数据按大小排序后,位置在最中间的收入数值,更能代表普通民众的收入水平)呈下降趋势。近十几年来,美国民众遭受了收入严重下降的窘况,2015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甚至低于1999年的水平。与普通民众收入下降相伴随的,却是富人收入的快速增加。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就进入了贫富差距扩大的轨道。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收入不平等更是急速加剧。从1980年到2015年,美国收入最低的20%底层家庭总收入占全部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从4.2%降至3.1%,收入最高的5%富裕家庭总收入占比则从16.5%飙升至22.1%,占家庭总数80%的中下层家庭总收入占比从55.9%下跌至48.8%。2015年,美国收入最高的5%富裕家庭总收入为2.2万亿美元,是美国收入最低的20%底层家庭总收入的7倍。在收入不平等急速加剧的情况下,美国出现民粹主义抬头和社会不稳定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所谓新自由主义,是一套以复兴传统自由主义理想,以减少政府对经济社会的干预为主要经济政策目标的思潮。美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其背景是70年代的经济滞胀危机,内容主要包括:减少政府金融、劳动力等市场的干预,打击工会,推行促进消费、以高消费带动高增长的经济政策等。

收入不平等与美国政府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大有关联

  客观而言,针对美国当时面对的社会经济社会形势,自里根总统开始的新自由主义改革的确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例如,通货膨胀率下降,经济增长率回升,失业形势得到一定缓解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尝到甜头的美国政府,把这种新自由主义政策推向极端,则必然会给社会带来难以估量的威胁和破坏。美国当前面对的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正是美国政府几十年推行这种新自由主义政策走向极端的结果。

美国的收入不平等状况以1980年为分水岭,在1980年后急速恶化。这与里根就任总统后美国经济政策向新自由主义转向大有关联。

  

二战结束后到1980年之前,美国经济政策的一个重要目标是维持美国的国际竞争力,美元贬值是一个重要途径。但美元贬值导致进口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和高通胀率,加大了人民生活压力。为了维持政治和社会稳定,里根放弃了维持美国国际竞争力的目标。1980年11月至1985年2月,美元汇率惊人地上升了83%,致使反映国际竞争力的关键指标——国际收支平衡急剧恶化。到1987年,美国国际收支逆差占GDP的比重达到3.3%。里根卸任后这种趋势仍然延续。

  一、为推动经济增长,鼓励寅吃卯粮、疯狂消费。

以减少福利开支、降税、放松管制为主要内容的里根经济政策深受新自由主义影响,对美国经济产生了持久性损害,导致收入不平等迅速加剧。

  

国际收支不平衡意味着进口商品大幅度取代了国内生产的商品。这严重打击了美国制造业,并导致“铁锈地带”的出现,大量工厂倒闭,到处是闲置厂房和被遗弃的锈迹斑斑的设备,工人大量失业。

  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历来重视通过消费促进生产和经济发展。亚当·斯密称“消费是所有生产的唯一归宿和目的”。熊彼特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导源于一种以城市享乐生活为特征的高度世俗化”,也就是说,奢侈消费促进了生产。

国际收支不平衡逼得美国大量向海外举债。因此,美国创造了一个庞大的金融部门以借入海外储蓄,使之流入美国企业,实现了经济金融化,或者说“华尔街”取代了“商业街”,进而导致在工业部门中从事技术性高薪工作的中等收入群体大量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相对少数的金融精英以及大量为金融精英服务的清洁工、三明治小贩、麦当劳打工者等低收入人群。这大大加剧了社会不平等程度。

  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将这些观点发展到登峰造极。以降低利率、促进消费手段为例。自1981年以来,美国社会的利率水平一直呈下降态势。在2001年美国遭遇“9·11”事件之后,为刺激经济增长,以格林斯潘为首的美联储,将银行利息降至1%,无限量向金融机构放贷。而当2002年美国经济开始强劲复苏时,格林斯潘却迟迟不加息,直到2004年才逐渐加息。

为了提高经济活力,里根政府大幅度降低高收入者和大企业的所得税率,导致美国税收体系更加注重为高收入者减税,进一步加剧了经济结构调整所带来的不平等。

  与利息率趋势相对应的是,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美国社会的储蓄率不断下降。上世纪70年代最高,国民储蓄率的平均水平为10.3%,80年代降至7.6%,1990年降为5.5%。2005、2006年居然为负数,2007年为0.5%。

债台高筑大大削弱美国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

  在利率等经济政策的支持下,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中产阶级家庭进入到一个超前消费、疯狂消费的时代。传统美国梦的内涵不断扩展,住宅面积不断扩大,汽车不断换新,孩子要上私立学校,购物讲究名牌,娱乐休闲支出大增,等等。但是,许多家庭得到这些享受,不是因为自己已经有巨大的财富,而是建立在依靠借贷、依靠未来经济持续繁荣,收入会继续增加,房地产价格将不断上涨的幻觉之上。

云顶娱乐网址,为了缓解民众对于收入下降和不平等加剧的不满,美国鼓励民众大量举债。于是,家庭贷款数额上升,债务大幅增加,家庭负债在GDP中的占比从1981年的47%上升至2007年的98%。巨大的债务积累进一步扩大了金融部门的组织功能,直接诱发了2007年的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并很快演化成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持续下降。美国民众对社会的严重不满情绪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全面爆发。

  在上述的经济政策之下,虽然短期来看实现了经济增长和繁荣,但是,美国政府、美国民众却背上了难以想象的沉重债务包袱。

但是,候任总统特朗普宣布的政策并不足以扭转美国过度不平等的局面。因为任何转向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都无法创造大量制造业就业机会,反而会抬高进口商品的价格,进而增加美国民众的生活压力。特朗普的税改计划会进一步扩大收入差距。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所指出的,税改提案将为美国的富裕阶层,例如特朗普先生等,带来巨大的好处。美国税务政策中心的数据显示,特朗普的最新税改计划将使得收入分配处于中间的1/5民众税后收入增加1010美元或1.8%;但10%的美国富裕阶层将享受近110万美元的平均税收减免或超过税后收入14%的税收减免。减税有可能使美国的债务依赖型经济踏上不归路。债台高筑大大削弱了美国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

  

新自由主义具有深刻的破坏性

  二、社会分配关系严重失衡,广大中产阶级收入不升反降。

近40年来,美国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的根源在于新自由主义。事实表明,以推行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为核心内容的新自由主义,实质是维护富人阶层利益,让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的思想和政策体系。它所带来的是贫富差距扩大、不平等加剧、资本绑架民主、富豪统治和金钱政治,严重违背了公平原则,侵蚀了公众利益,撕裂了社会,导致民主制度劣质化,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具有深刻的破坏性。

  

(作者为英国伦敦市商业与政策署原署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杨凡欣、丁一翻译)

  近三、四十年来,美国社会存在着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是美国老百姓超前疯狂消费,另一方面,老百姓的收入却一直呈下降态势。据统计,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以后,美国的平均小时工资仅仅与35年前持平,而一名30多岁男人的收入则比30年前同样年纪的人,低了12%。经济发展的成果更多的流入到富人的腰包,统计表明,这几十年来美国贫富收入差距不断扩大。

  美国经济在快速发展,但收入却不见增长,与80年代初里根政府执政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密切相关。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一大重点是打击工会,进而摧毁保障工人获得合理分配的集体制衡机制。众所周知,里根总统上台之后所做的第一件具有重大影响的事件,就是以铁腕手段处理美国航空调度员的罢工,最终迫使罢工失败。自那以后,在政治力量的持续打击之下,美国的工人运动就开始了一个不断衰败的历程,至今已经跌到谷底,目前美国私营部门的工会率不到8%,已经基本失去了对资方的制衡能力。

  由于工会力量的衰落,劳动者收入必然得不到增加,那么,美国普通民众又如何支持超前消费呢?根据美国学者的观察分析,有三种办法支撑。

  第一种是妇女投入工作。70年代以前,美国妇女大多数仍然是固守家庭,不参加就业。80年代以来,为了支持家庭的开支,越来越多的妇女走出家门,进入职场,以获得另一份收入补贴家用。据统计,自70年代以来,有学龄儿童抚养任务的母亲的就业比例,增加了70%。第二种办法是延长工作时间,以增加家庭收入。据统计,一个普通的美国工人现在的工作时间比30年前更长,比一个普通的欧洲人每年的工作时间要多出350小时,甚至比以勤劳著称的日本人还要长。

  由于妇女就业不稳定,而每个工人增加工作时间也有限度,美国人的超前消费的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来源是:依靠借贷。

  

  三、金融业严重缺乏监管,引诱普通百姓通过借贷超前消费、入市投机。

  

  新自由主义的一个重要内容是解除管制,其中包括金融管制。自80年代初里根政府执政以后,美国一直通过制定和修改法律,放宽对金融业的限制,推进金融自由化和所谓的金融创新。例如,1982年,美国国会通过《加恩-圣杰曼储蓄机构法》,给与储蓄机构与银行相似的业务范围,但却不受美联储的管制。根据该法,储蓄机构可以购买商业票据和公司债券,发放商业抵押贷款和消费贷款,甚至购买垃圾债券。

  另外,美国国会还先后通过了《1987年公平竞争银行法》、《1989年金融机构改革、复兴和实施方案》,以及1999年《金融服务现代化法》等众多立法,彻底废除了1933年《美国银行法》(即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的基本原则,将银行业与证券、保险等投资行业的之间的壁垒消除,从而为金融市场的所谓金融创新、金融投机等打开方便之门。

  在上述法律改革背景之下,美国华尔街的投机气氛日益浓厚。特别是自90年代末以来,随着利率不断走低,资产证券化和金融衍生产品创新速度不断加快,加上弥漫全社会的奢侈消费文化和对未来繁荣的盲目乐观,为普通民众的借贷超前消费提供了可能。特别是,通过房地产市场只涨不跌的神话,诱使大量不具备还款能力的消费者纷纷通过按揭手段,借钱涌入住房市场。

  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是不可能牢靠的。从2006年底开始,虽然美国房地产价格的涨势只是稍稍趋缓和下降,但是,经过金融衍生产品等创新金融工具的剧烈放大作用,美国金融市场的风险和危机就难以遏止地爆发出来。先是次贷危机,然后是金融危机,再到目前实体经济社会的全面危机。

  

  由上述分析可知,美国当前遭遇的,决不是一场简单的金融、经济危机,而是一场与美国自身的经济、政治、社会体制密切相关的社会大危机,是美国政府长期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必然结果。由此来看,要解决这场危机,决不是美国政府提出的8千多亿美元可以救得了的,它需要的是对以美国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体制的全面反思和改革。

  毋庸讳言,由于新自由主义理论所实际产生的世界性影响,例如,全世界到处可见的混乱的所谓金融创新,失衡的社会分配关系,以及奢侈消费文化的泛滥,等等,美国的这场危机不仅对于美国自己,而且对于世界各国,对于全人类,都将是一次极为深刻的教训和启迪!

  

  杨鹏飞,上海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

    进入专题: 华尔街风暴   新自由主义  

云顶娱乐网址 3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data/21313.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收入不平等急速加剧,美国金融危机

上一篇:会成为下一个泡沫的起点吗,如何拯救世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