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网址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建
分类:头条新闻

进入专题: 台湾   322  

进入专题: 马英九   台湾  

杨恒均 (进入专栏)  

杨恒均 (进入专栏)  

云顶娱乐网址 1

云顶娱乐网址 2

  

  

  1)龙先生要找的政治家我见过

  如果台湾的民调没有太大的偏差,如果不再出现类似3.19的枪击案,如果不发生更严重的针对国民党候选人的暗杀事件,按照我四年前在华盛顿的预测,马英九将在3月22日当选“总统”。问题在于,马英九当选后又如何?

  

  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比较倾向于马英九当选,我想其中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对陈水扁的失望。至于真得要说出马英九和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延在执政理念、治理台湾政策和处理两岸关系方面的优势,也并不那么容易。更何况,谢长延已经明显和陈水扁划清了界限。我想这也是目前两人民调有拉近趋势的原因之一。对于马英九的大陆政策,如果选民稍微追究一下,就会发现,很多是无法实现的,至少在国民党目前的执政理念下,是一厢情愿。那么,马英九还有什么招数把陈水扁推进泥沼的台湾带出来?

  今天看到龙应台先生的文章《给我们一个政治家》,我大惊失色。龙先生在台湾是肯定找不到他要的那种政治家了,但我们这里倒是有好多个,不知道是否可以给他们一个?

  民进党在2000年大选获胜后,曾经有智囊断言,今后台湾的江山都是绿色的。这话就是冲着一个死结而言的,那死结就是与大陆的政治、经济关系。陈水扁无法解开这个死结,于是他使用了能够让台湾人接受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大陆是恶魔——很不幸的是,陈水扁在说大陆的时候,不但指那个六十年前把国民党赶到台湾的政权,而且也推广到大陆文化,甚至13亿中国民众。当然最让人感到难堪和难受的是,陈水扁竟然用一个任何独裁制度都没有想到的方法差一点断送了中华大地上的那点点民主之星火:他借用民主的方式去中国化,借用民主的方式搞台独。

  龙先生对台湾民主有些恨铁不成钢,特别是对陈水扁失望之极,我深表理解,并有同感。然而,对于龙先生在中国最出色的报纸上发出呼吁“给我们一个政治家”,我就大惑不解了。龙应台在台湾民主政体下生活时间不短,访问过的民主国家也不会比我少,但怎么还对那种理想的政治家一往情深呢?弄出好像上下求索的样子?

  当然我们可以说,陈水扁搞台独是万不得已,是为了保存台湾人民得来不易的民主制度和自由生活,而且他选择那样的方式在台湾民众看来也是“政治正确”的。可是,他的选择不但不可行,而且最终有可能断送台湾的民主,也将终结台湾民众的自由生活。

  在龙先生的文章中,她提到2006年6月27日写的《今天这一课:品格》,她归纳了国家元首的四个核心责任:一,不管国家处境艰难,他要有能耐让国民以自己的国家为荣,使国民有一种健康的自豪感。二,不管在野力量多么强大,他要有能耐凝聚人民的认同感,对国家认同,对社会认同,尤其是对彼此的认同。三,他要有能耐提出国家的愿景,人民认同这个愿景,心甘情愿的为这个愿景共同努力。四,他不必是圣人,但他必须有一定的道德高度,去对外代表全体人民,对内象征社会的价值。小学生在写“我的志愿”时,还可能以他为人生立志的效法对象。

  那么台湾的政治领导人是不是就没有选择了?显然不是,至少我不会这么悲观。作为一名负责任的政治家,应该很明白当下台湾的处境以及出路,必须记住:不能用民主作借口搞台独,然而,要谈两岸关系和统一,却绝对不能离开民主!

  看完龙先生以上对国家元首的“愿景”,我几乎手脚冰凉,口不能语。过了好久,我才能问出第一个问题:龙应台先生:你说的这种国家元首在民主国家有吗?曾经出现过吗?在哪里?是谁?

  这里不必进一步阐述,对台海问题有一定认识的读者都会了解,在目前的形势下,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上面换了一种方式表达的话语意思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保持台海现状,然而,内涵却有天壤之别。

  在一个民主国家里,一个国家的人民是否以自己的国家为荣,好像不应该是一个元首的责任,而且更不是一个元首的“能耐”。在一个民主政体里,在野党就是要和执政党唱反调的,这是好事,没有必要和解,更不用“和谐”,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这都是民主的精华。人民对总统提出愿景的最好配合是选他当总统,不配合的最好方法是下次不选他当总统。再说,总统不是什么都要管的,在很多事情上,民众没有什么配合不配合的,更多的时候,总统倒是应该配合民众。至于文章中说的,小学生写立志文章能以总统为效法对象,就更是离谱了。西方哪一个小学的孩子写作文会以正在当权的总统作为效法的楷模?我的儿子在美国和澳洲都读过小学,如果有哪一个老师引导我的孩子把当权的美国总统和澳洲总理作为道德上的效法对象,我会把他们告到最高法院的!

  大家知道,民主政治产生的大多是“政客”而不是“政治家”,原因很简单,在民主政治下,民众挑选执政者来替他们管理国家,从政者完全是被动的,他们是来政治权力区域“做客”的,选民随时让他们滚蛋,扫地出门。而在某些体制下,就不同了,动不动就出现“政治家”。例如今年就是“伟大无产阶级政治家周恩来”诞生多少周年,连那个名誉扫地的美国总统尼克松都赞誉周恩来是政治家,羡慕得不得了,为啥?

  但是最让我感到害怕的不是我在民主国家没有找到龙先生文章中描述的这种“政治家”,而是我在非民主国家看到的都是你说的那种“政治家”,甚至还亲眼看到过!毛泽东、蒋介石等都是这种政治家,何以见得?第一,他们在位时,谁敢不为国家自豪?而且大多数人都是从一出生就被教育得“心甘情愿”地为国家自豪。第二,在野党——啊,根本就没有在野党了呀,这还不够和谐?第三,他们提的愿景不但让人民“心甘情愿”去奋斗,而且在中国,他们还为共产主义牺牲了好几千万人呢。还有,我们至今还在“心甘情愿”地奋斗!第四,集权制度下的元首们不但是孩子们学习的榜样,而且是大人们每天歌功颂德的道德楷模,这是毫无疑问的——除非你不想活了,或者想坐牢。即使在这些国家,由于公民意识的觉醒,这种政治家也不多见了,如果有人要见见,倒是可以去北朝鲜,越南,俄国等,那里有几位政治家的尸体至今还躺在水晶棺材里,供喜欢政治家的国民反复瞻仰。

  因为周恩来不是来政权“做客”的,他们完全把政权当成了自己的“家”,一干就是一辈子。当然这种政治家当今还有金正日和卡斯特罗,如果萨达姆不被美国的小政客布什给枪毙了,保不准也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他完全有条件把伊拉克的政治当自己的“家”,死而后已,玩弄民众于股掌,这种人不是政治方面的专家,谁还是?

  我很理解龙先生对陈水扁失望,但对她这篇文章《给我们一个政治家》,我真有些不理解。且不说陈水扁不符合这种“政治家”的标准,马英九又何尝沾边?

  突发奇想,开个玩笑,别当真,大家当然都知道我想说的“政客”和“政治家”的真正区别。但有一点却必须记住,那就是在民主制度下,政治人物意识到自己是被民众“玩弄于股掌”的“客人”,所以在竞选时都是根据民意的起伏上串下跳,如同跳梁小丑。我想,这种把政治人物当“小丑”的做法正是民主政治的精华,这比用枪杆子和屠杀来玩弄民众、控制民意要强得多。

  就在几天前,我曾经写过一篇短文,里面提到,民主国家出现的都是“政客”——那种被民众选出来到政坛“做客”的人,他们来去匆匆,人民不满意,随时可以让他们滚蛋。而只有像北朝鲜和古巴才可能出现以前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政治家”——他们靠某种方式夺取政权,然后把政治舞台当作自己的“家”,鞠躬尽瘁,死而不已——死了还把接班人安排给自己人,继续当政治家。我当时写这段话也许是犯了幽默搞笑的毛病,但看到龙先生的文章,我就忍不住要自我引用。

  问题在于,通过这种唯民意是看的选举产生的“政客”上台后是否有魄力把自己变成一个政治家。我想,陈水扁执政八年,本来有机会从政客发展到一个真正的政治家,实现自己的抱负,至少把台湾治理得好一些。可惜的是,整整八年,他都好像一个不折不扣的政客,现在终于到了灰溜溜离开政坛的时候。

  

  那么,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马英九当选后又如何?他现在那点人气,除了他的那张皱纹渐渐多起来的脸蛋,以及给台湾民众许下的经济愿景外,几乎都是陈水扁给他带来的。在这次选举日益接近的时候,马英九将面临一个越来越难以回答的问题:你处理大陆问题的政策措施是否可行?陈水扁做不到的,你又如何能够做到?

  2)如何找到一个干干净净的总统

  当然,目前来看,台湾民众对国民党就此问题的回答尚能接受,虽然其中有很多模糊的语言以及一厢情愿的规划。我不想过多深入台湾的选举,我这里只想设想一下选举结束后的情景,那就是如果马英九十天后当选台湾“总统”,他如何实行自己的政纲?他又如何改善和发展两岸关系?他会不会也像八年前的陈水扁?大家都还记得陈水扁当时的承诺,到现在几乎都被他自己破坏了。

  

  马英九上台后同样面临两个问题:政治和经济,也就是民生和民主。陈水扁的失败也就是把这两个问题搞混了。该自由的经济,他却用政治去限制;该有所约束的政治,他却用它来玩弄独立。那么,马英九又能如何?或者说,当选后的他是否可以让自己从一个“政客”变成“政治家”?毕竟他有四年的时间,搞不好,他有八年的时间可以支配!

  龙先生在文中说,总统要有基本品格,她说,小学老师教育我们不偷窃,所以,总统就应该“廉洁自持,一介不取”。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在台湾,也不在大陆,而在弥漫到世界各个角落的大趋势。当今世界的潮流是什么?就是经济的全球化、市场化和政治的民主化。一个政治人物,无论你是哪个党哪个派,无论你身在哪个具有自己特色的国家和地区掌权,历史和人民评判你的最终标准将以历史潮流和普世价值为主。

  龙先生愿望是好的,但这样的圣贤总统我恐怕你找不到。几千年的历史,世界各个角落的“元首”没有一个可以做到“一介不取”,做到“干干净净”,那些让你认为他们做到的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们根本不让你知道,另外一种是你用制度控制他们不敢取。千万别太相信有这样的品格的国家元首存在,再说,作为选民,也无法知道候选人的这种内在品格。作为选民,我们应该关心的是,被选举出来的国家元首如果贪污了,如果违反了小学老师教育的“不偷窃”的最基本道德品格,如果他不干干净净地为人民工作,我们的制度是否能够让他受到惩罚!——这就是民主制度的伟大之处!

  处身孤岛的陈水扁恰恰没有看清这三大趋势,在经济上,就在全世界都把目光集中在中国大陆的时候,他却在忙着和大陆划清界限,在去中国化,结果,最后孤立的反而是他自己而不是大陆。在陈水扁眼里,他看到的大陆政治是13亿人要打要杀地反对他,却看不到大陆民众对民主和自由的愿望同样强烈。结果,他用台独作为武器刺激大陆当局和民众,却收起了他拥有的最有力的武器——自由和民主。大家不难看到,陈水扁的大陆政策竟然在同一时间,逆世界三大潮流——全球化、市场化和民主化——而动,可见他到今天成为孤家寡人,也是顺理成章。

  那么,让我们来看一下陈水扁,他是不是廉洁的,是不是一介不取?当然不是。可是,请大家扪心自问一下,陈水扁比台湾的历届总统更贪污腐败吗?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陈水扁是台湾所有总统中“最干净的”一个,他贪污的那一点钱,和老总统蒋介石以及蒋经国相比,微不足道,甚至和当时两位老总统身边的任何一个打手相比,都要少得多(我们就不和其他几个亚洲大国比较了吧),而且,就在他坐在总统府的时候,他的女婿被送进了大牢。这就是民主制度的好处!品德是个人的修养,总统候选人也可以掩盖起来,选民也不可能清楚知道每一个总统候选人的个人品格,但制度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品格不好的总统,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那么,马英九又能够如何把握这三大世界潮流而又不沦为“台湾的乱臣逆子”呢?这是需要政治智慧的。我的建议是,马英九在当选后必须摆脱选举时的作态,开创新的局面,走出新的路子,否则四年后的选举将会更加艰难,翻身后的国民党随时会被民众再一次抛弃,台湾的经济和政治前景也堪虑。马英九是否可以把世界三大潮流融入自己的执政理念之中,带进处理两岸关系的实际操作之中,将直接决定他是否可以带领台湾走出泥沼。

  作为台湾的总统,陈水扁道德上也不是那些人攻击得一塌糊涂,至少他没有像蒋介石那样杀人,也没有像蒋经国那样乱搞女人吧——这同样要感谢民主制度,因为是民主制度约束了他,在民众面前暴露了他的所有缺陷,而以前那些总统,你暴露他的品德问题,小则坐牢,大则被暗杀(江南事件)。

  虽然陈水扁执政让台湾的民主有所倒退,但就我自己对海峡两岸的认识,以及对世界大趋势的理解,我始终拥有这样的信念:台湾的经济前途在大陆,大陆的政治前景看台湾。这个信念,也与世界三大趋势不谋而合。

  龙先生,请相信我,不管是你,还是我,抑或是所有选民,把愿望寄托在一个干干净净为人民工作的总统上是愚不可及的,但我们可以选举一个为人民工作的总统,可以用完善的民主制度(法制、权力制衡和监督)迫使一个总统干干净净地为人民工作!

  正是根据这一信念,我建议,当选后的马英九可以跨出简单的一步把自己从一个“政客”变成“政治家”,那简单的一步跨得比较远——马英九访问大陆!

  

  马英久现在访问大陆当然是不可能的,否则他根本不可能竞选上。但当他宣誓成为台湾“总统”后也绝对没有可能访问大陆,我的建议是,在3月22日竞选结束后,在5月20日就任“总统”前,马英九抓住机会向大陆提出自己出访大陆的要求,并在这期间出访中国大陆。

  3)民主就是政党政治,政党们太和谐,人民就不和谐了

  如果在我建议的这个期间马英九访问大陆,并不受台湾目前的宪法和法律限制,而且其意义将会大到我们都无法设想的地步,其中包括突破台湾经济发展的瓶颈,解冻两岸关系,破解国民党无法逾越的死结——而更重要的则是,对中国大陆民众之影响,也将无与伦比!

  

  以前连战和宋楚瑜也都访问过大陆,听说还被定为“和平之旅”。可是在我看来,虽然连战和宋楚瑜都用字斟句酌的话语传递了一些普世价值和世界之大趋势,但他们的旅途都是在一种浓浓的悲情笼罩下完成的。

  其次,龙应台先生在文章中说到未来的总统要有胸襟说,真的没有“蓝”跟“绿”了,让我们为受伤的手涂上舒缓的药膏……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连战是在继1949年被共产党小米加步枪打败退守台湾,半个世纪后又在一场民主选战中被民进党用选票打败后而出访大陆的国民党领导人。宋楚瑜当然也好不了多少,他是在亲民党缩水缩到快剩下一个名字的时候来到大陆的。他们两人带给大陆统治者和民众的虽然不乏台湾的核心理念和普世价值观,却被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悲情笼罩着。特别是对于很多闭目塞听的大陆民众,他们来访的意义与其说是积极的,不如说是消极的。也许,这正是他们被允许来访的原因之一。

  龙先生太煽情了,你描绘的场景太温馨,也忒和谐了,但你忘记了,民主政治就是政党政治,政党之间都像你说的那么和谐,那么有胸怀,不就像有些国家的民主党派一样?恐怕遭殃的是劳苦大众。政党争论不可怕,蓝绿吵架甚至打架也不是坏事,因为最终决定他们输赢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民众!同样,给民众一点信心,随着民众的民主素质在民主实践中逐步提高,他们会让政党们知道如何去为实现老百姓的愿望而打拼的——或者打架,也值得喝彩!

  然而,如果马英九在3月22日当选台湾“总统”,在5月20日没有就职前,他前来大陆访问,那将是划时代的。马英久可以和北京的相关官员商谈经贸合作,可以到老家去祭祖,更可以向大陆民众挥手致意——他不再是失去了台湾地区政权的国民党代表,而是给台湾带来了民主政治,并经过八年抗争、靠选票重新得到民意、赢得政权的国民党领袖!

  说到实行民主制度,那些反对者最常用的理由就是:民众的民主素质不够。言下之意,就是还需要明君和圣贤政治家们继续教育、培养和提高,可是他们却忘记了,我们几千年经过无数政治家——从秦皇汉武到成吉思汗,再到鄙视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的伟大无产阶级政治家们——教育和培养的民众,依然还不适应民主制度。而且就像古巴和朝鲜,再给他们一万年,那里的民众的民主素质能够提高吗?

  当然,专家学者不妨进一步研究,马英久如果能够跨出这一步的话,那将绝不仅仅是我上面所说的积极的象征意义,很多实际的操作可以就此展开,两岸的死结也有可能逐渐解开,更不用说对大陆民众的影响!

  民众的民主素质只能在民主的实践中一步一步提高。民主之路虽然充满坎坷,布满荆棘,但这是一条不归路,民众一旦踏上这条路,任何伟大的“政治家”都别想开历史倒车。

  最后,以能够代表我这篇文章的两句话结束全文:

  那么民众如何在民主实践中提高自己的民主素质?我想就以台湾为例。大家不能不承认,台湾的民主相对于整个大中华地区,毕竟算是一个区域民主。既然是区域民主,就有他的局限性。什么局限性?台湾岛上所谓台湾当地人毕竟占绝对多数。而国民党被定为外来政权。所以曾经有绿营人士自豪地说,我们要准备掌权五十年。

  不能以民主作为借口来搞台独,但要谈统一则绝对离不开民主;台湾的经济前途在大陆,大陆的政治前景看台湾。

  说这话的人,也太小看台湾人了,他们忘记了,台湾已经走上了民主的不归路,民主制度只能逐渐完善(这是民主制度的一个优点:在失败和失误中完善制度本身),而民众的民主素质也是在民主制度下逐渐提高的。台湾有些政治人物以为台湾的民众也会和他们一样停滞不前,眼中永远只有他们灌输的蓝和绿两种颜色,他们甚至认为自己翻云覆雨的能力太强了,弄得民众甚至看不到自己,不知道自己真正利益之所在。

  

  民主制度的本质就是让民众看到自己,而不是只看着政治家、国家和民族!这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以民为本”另外一个版本。台湾民众在民主制度的陶冶下,他们越来越把目光投向自己,看到自己的需要,自己的所思和所虑,而不再是跟着政治人物起舞。他们选择领导人的时候,标准也就只有一个了:对我和我家人有没有好处!什么蓝色,什么绿色,什么统一,什么独立,什么公投,都见鬼去。有了民主素质的人要求的是:我的口袋里的钱会不会更多?我的民主权利是否在完善?我的生活方式是不是不被破坏?我的孩子是否安全?

  2008-3-12

  龙先生大可不必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总统身上,希望他能够消除蓝绿对立,不必要!在民主政体下,在政治舞台上群魔乱舞的都是政客们,但政治中真正的主角却是手中握有选票的人民。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也是历史的创造者和历史的书写者。

进入 杨恒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英九   台湾  

  

云顶娱乐网址 3

  4)别把教育孩子和民众的责任交给政治家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data/17968.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总统?在龙先生的文章中,最煽情的就是过红路灯的故事,由此引申出,我们需要一个道德楷模总统来“教育我们的孩子”。这就好奇怪了,在民主政体下,我从来没有听说要找一个总统来教育我们的孩子。我们选择总统是来治理国家的,如果他道德高尚,当然求之不得;但如果不是,如果他忍不住犯了克林顿的“拉链门”,难道我们的孩子就要跟着他们学坏吗?

  在一个成熟的民主制度里,根本不需要总统来教育我们的孩子,总统靠不住,在教育方面,他比不上学校老师,比不上教育专家,比不上任何一个完善的制度。美国总统克林顿出现性丑闻,是不是让美国的孩子道德败坏了?正好相反,当孩子们看到总统也会犯错误,而他们的制度又能够公开曝光以正视听的时候,孩子们不但看清了政治和政客,也对自己的国家更有信心。布什总统从来就不搞女人——估计连他自己的女人也不搞了,而克林顿老是管不住裤子的拉链,可是,大家比较一下:克林顿下台前的民意支持率比布什下台前要低吗?

  在龙先生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今天的台湾的孩子,打开电视机几乎看不到国际新闻,翻开报纸几乎读不到国际分析——”龙先生其实不必担心,西方主要的民主国家都有这个问题,他们都过于关心自己国家的事情,而忽视了国际方面的情势。我想这不是一个问题。

  要知道,现在的电视和报纸都是利益集团掌握的,他们告诉你的国际新闻和新闻分析能够让孩子们信以为真吗?我走了七八十个国家,没有一个国家比中国大陆的电视和报纸拥有更多的国际版面。可是,我也没有看到一个国家的国民像大陆的国民那样,对国际和世界事务拥有那么多的偏见和无知。

  1997年我第一次和北朝鲜官员接触,那时北朝鲜有灾难,但他们官员给我的报纸上,赫然有这样的标题:美国发生饥荒,从华盛顿到纽约的高速公路上,到处是饿死的尸体。而且还配有黑白照片。(此事件成为美国各研究机构的笑谈达一年之久)

  龙先生,教育孩子有学校、有专业的教育家和课本,别指望被利益集团或者经济财团控制的电视报纸教育你们的孩子!电视是用来娱乐的,学校才是教育孩子的地方。至于台湾的电视报纸是否妖魔化中国大陆,你应该知道每年有多少台湾同胞到大陆旅游,还有多少台湾人在这里工作,他们的孩子在内地读书,他们会告诉台湾人一个公正的大陆。千万别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所谓的当选总统的“政治家”身上。或者,你可以回想一下蒋介石和蒋经国时代?他们又告诉了台湾人民怎样一个真实的大陆?再说,你到大陆来一下,看看从我们的电视中又看到一个怎样的台湾?

  

  5)让民众来教育政治家,而不是让政治家来教育民众

  

  台湾不需要一个龙先生所说的那种“政治家”的总统,需要的是不断完善的民主制度,以及不断提高民主素质的选民。我同意龙先生文章中所说,过去八年,对台湾的民主制度的完善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陈水扁至少让台湾民众知道了自己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总统。

  龙先生的文章也许有些反讽,但我却是真心的。台湾民众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总统呢?需要一个有别于陈水扁的总统。可是,如果大家回顾一下,陈水扁当选前也不是现在这样的呀。事实上,陈水扁当选前确实很清廉,也没有什么劣迹。那么,台湾的民众又如何知道现在选的新领导人不步陈水扁的后尘?

  这才是陈水扁执政八年来最大的成绩,那就是台湾将通过制度来限制总统,同样,台湾人用自己的行动来教育了所有未来的台湾“总统”:他们不但观其言,还要察其行。别以为你说得好听就一了百了,如果你不能真正地干干净净为人民工作,你就会最终被人民视为垃圾!

  那么我为什么说台湾不需要也找不到龙先生所说的那种政治家?更不会选出那种政治家来当总统呢?如果说,世界上真有龙先生说的那种政治家,当然求之不得,可是,无论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还是从世界各个国家的历史来看,龙先生说的那种总统几乎不存在。而且,尤其在一个民主政体下,所有总统都有很短暂的任期,他们都毫无例外的被选民选为临时主政的“政客”,从这一方面来说,要实现龙先生所说的政治家治国,在道德、教育、长远规划上达到历史的高度,我想,也许只能到古巴和北朝鲜才能实现了。

  按说,龙先生是在说台湾的事情,我本来不应该插嘴,特别是如果他用这文章为国民党马英九站台的话,我就当它是竞选宣传,更不会理睬。然而,这文章既然在大陆的报纸上全文刊登,我就不能不写几句了。我理解龙先生对于台湾民主暂时无法选出一个政治家当“总统”的沮丧,但她可能没有考虑到,她的文章会给那些根本不知道民主是何物的国民造成多大的混乱和误导!

  最后还有一个建议,如果龙先生执意要找那种政治家,我敢肯定她要失望的,台湾绝对出不了那种政治家了,民主制度下的选民也绝对不相信还有这样的政治家。

云顶娱乐网址,  不如,龙先生移民到我这里,我们这里有大把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2008-3-20

进入 杨恒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台湾   322  

云顶娱乐网址 4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data/18070.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头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娱乐网址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建

上一篇:云顶娱乐网址:当代城市生活空间方式分析,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