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医治未病,我们呼吁设立
分类:云顶娱乐网址

拒当“新东亚病夫”,我们呼吁设立“未病节”! 1. 治与防,哪个更重要? 近两个月来不断惊闻湖北、湖南、江西等地遭遇洪灾,一些城市交通洪水浩荡、寸步难行;一些沿江村落被淹没,正在生长的庄稼“泡汤”了。幸亏有钢铁般的武警官兵挺身而出,在动辄数百亿经济损失的灾祸之下,人们钱是丢了,但性命犹在! 媒体宣传抗灾精神的热血英勇时,也在反省水灾预防措施比如疏浚河道、修筑堤坝、退耕还湖等等成效。灾难袭来,人力所能及不过是把损失降到最低;而风调雨顺时,我们似乎并无松懈“居安思危”、“未雨绸缪”这根弦的天资,毕竟很多年来,天灾并不是稀客。 其实,疾病是每个人生命之中的“山洪”,它们潜伏着,一旦忽视它,就在不经意间爆发搞破坏,“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如果今把疾病比作人生的大暴雨的话,那么目前整个医疗体系都在疲于奔命地“救苦救难”。 在北京三甲医院,一个主任医生大夫出诊接待上百个病人,忙得连水喝不上,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肿瘤科花金宝教授说:“我行医几十年,每天都在拼命看病。结果,病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治越多。作为一名医生,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我们看到医院和医生处于疾病泛滥成灾的下游兢兢业业,而政府也不断出台医疗保障政策把越来越多的疾病纳入保障体系,在下调药品价格上不遗余力的改革,但这些都是治标,而非治本。 怎样才算“治本”?这就不得不借鉴传统文化的智慧,两千多年前,李冰父子修筑都江堰,从“道法自然”哲学之中摸索出“深淘滩、低作堰”六字诀,因势利导把水之患变成水之利。传统医学经典《黄帝内经》就强调了“防优于治”思想,在《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中说,“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另外在《灵枢·逆顺》中也说“上工刺其未生者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谓也。” 之前听过一个老中医讲过“用药如用兵”,上兵伐谋、其次伐病、最下攻城,而伟大医生当然是让病人不生病,次之把病消灭初起之时,最下的是当病人病入膏肓之再猛药去沉疴。可以说,黄帝内经“治未病”思想深刻影响中国人的养生观,并开创预防医学之先河。

魏文王问名医扁鹊:“你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到底哪一位最好呢?”

  1. 中国人重新戴上“东亚病夫”帽子,救世良方在哪? 我国GDP占据世界经济15%左右,位居第二;按国民经济增速,到2020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将不再是梦想;国力的强盛让中国人站起来挺直了腰杆,但我们反问:人们身体越来越好了吗? 中国的高血压患者超2亿人,每年增加1000万人,并且有一半不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压疾病;糖尿病患者9240万,而1.4亿人血糖在增高;我国心脑血管病人达2亿,占据每年总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而我国的恶性癌症发病率为285人/10万,2015年新增癌症病人就达492.2万人,慢性病已成为每年死亡人口的85%,可以说,慢性病已经成为危害国民健康的头号杀手。而这些疾病属于国家医保的大病,很多三甲医院的这些科室病床往往人满为患。 有些年轻人觉得这些疾病基本属于“老年病”,自己身强体壮、精力充沛还远着呢?实际上年轻人由于生活方式不健康,比如经常熬夜、烟酒过度、缺乏运动、胡吃海塞等等,根据世卫组织调查,中国有大约6亿人处于“亚健康”状态,“感觉身体被掏空”成为一句调侃的话,但背后折射出都市年轻人因高强度生活压力对健康的焦虑。根据中华医学会的调查,糖尿病的年轻人、低龄化趋势明显;甚至青少年患帕金森病的患者就占据该总病人数的10%。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曹雪涛院士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提升我国医疗服务与健康管理水平,任由这种状况进展下去,中国人将成为新’东亚病夫’”。 “东亚病夫”是一个过去百年间积贫积弱的耻辱印记,如今这顶帽子似乎在人的体质面前似乎变得实至名归起来,中小学学生背负巨大的应试压力人十几年如一日辛苦学习,终于变成了近视眼和驼背了;体育课流于形式主义。每当中日韩三国少年足球赛、登山、夏令营时就能看出国人在体能和健康素质上的巨大差距。令人可悲的是,在为数不多休息时间内,很多年轻人沉迷于《王者荣耀》等手机游戏,而电子屏幕丰富娱乐也让人们越来越懒。所以,身体生病不是医院的错,也不能埋怨社会保障体系,我们每个人是否有爱惜自己的身体? 在我国医疗体系是在“治已病”的导向之下,人们在生病之后去看医生,并且长期处于养病状态,既缺乏基本的医学常识,也缺乏健康管理知识;现在医生的职业压力导致了他们只能顾得上“末端治疗”,没有从“源头”唤起人们“治未病”的意识,并教给他们养生保健的方法和手段。 人们常说“最好的医生是自己”,这是对“治未病”的理念的深入理解。首先,每个人应该养成健康生活习惯,不生病、少生病;其次,要定期做体检,早发现、早治疗;第三,即使是药物治疗最终也要依靠人体免疫来达到治病目的,在“养病”过程中注重养生,防止病情转移或者复发,从而维持身体健康。其实,老祖宗早就把“治未病”法宝交给了我们,只不过我们一度视而不见,更多人也不知道怎么做到“治未病”。
  2. 设立“未病节”迫在眉睫,公历“7月7日”开始不一样 针对当前“治已病”弊端,有良知的医疗专家大声疾呼设立“未病节”以正本清源,主张全国在该节日放假一天。 设置节假日目的无非是:保留传统文化精粹并形成“仪式感”,比如清明节的祭祖传统、端午节的划龙舟传统、中秋节的团圆传统等,而“未病节”设立是弘扬传统医学精粹,在我国现行医疗单位中推崇“上医精神”;增加一天的全国休假时间,提醒人们健康意识,这一天时间更关爱自己对抗疾病威胁,更赋有人文关怀,让人们身体恢复秩序,而不是盲目看病吃药保健康。 可以预见,增进全民“治未病”意识能最终帮助医院和医生“减负”,而营造“治未病”的氛围则离不开医疗产业参与者尤其是企业的推动。在民间,很多地方在每年三伏天有贴“三伏灸”的传统,比如在武汉很多医院采用“中国灸”作为冬病夏治的良药,帮助老百姓“扶正祛邪”。今年三伏天袭来之际,武汉长春藤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联合众多医师专家呼吁把每年的7月7日设立为“未病节”,吹响了“治未病”运动的号角。目前,目前中国灸团队已在全国范围内落地“未病节”公益推广活动,并与民间贴三伏灸的传统相互呼应,参与“治未病”活动多一个人,在医院就少躺一个病号,这样医院、社会以及国家的压力也就更少一些。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何让老百姓真正能够不打针、不吃药、不跑医院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健康。目前看来“治未病”传承最好的就是“中国灸法”,针灸疗法之中的灸疗结合了针法中经络学说,中国灸在传统火疗熏烤的基础上进行了自发热技术和天然草药结合的改良,做到“灸疗”、“药疗”和“热疗”合一。发起“未病节”还是对当前一些“大处方”时弊的纠偏,“是药三分毒”,与内服药相比,中国灸直接在疾病靶点处“经皮给药”,避免药物通过血液循环干扰其他健康器官组织,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病人越吃药身体越差的原因。可以说,多一个参加“未病节”,就少一个人患药毒害。 “未病节”定在“7·7”时间节点,一方面出于便于人们传播和记忆的需要,另一方面也符合“寒病热治”的原理。正所谓“一寒生百病”,很多流感病毒都是在秋冬季肆虐而在炎热夏季消失的无影而终,寒冷降低了人体免疫力,诸如筋脉缩紧、四肢屈伸不利、骨关节炎、风湿、心痛、胃痛、腹痛、腰痛等都与“寒气”相关;要是等到病发时再临时抱佛脚,治疗效果往往不明显;而在阳气最为旺盛的盛夏,进行针对性的灸疗,则如有天助,疗效倍增。在未病节贴三伏灸或其他药灸,也能够起到预防作用。 我们知道, “治未病”是千百年来人们对于身体健康的理想,也是传统医学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这是传统中医最精华所在,而设立“未病节”正是对传统中医药继承和发扬。我们看到,目前医疗供给资源与老百姓的看病就医的需求严重不匹配,亟需传播健康生活方式,给予预防疾病的理念和方法,还需要帮助病人自立自强,设立“未病节”与每一个人健康息息相关。因此,本文发起倡议,让医护事业的医生、护士行动起来加入“未病节”,广大医药高校的老师和学子加入“未病节”,社会媒体和医疗领域的NGO组织加入“未病节”,同声相应是为了不生病、少得病,星星之火燎原的是一个“健康中国”!分享阅读:hpv阳性 羊癫风的治疗方法 癫痫症状

  

扁鹊答:“长兄最佳,中兄次之,我最差。”

  

文王再问:“那为什么你最出名呢?”

  

扁鹊答:“长 兄善治未病之病,于病情发作之前,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铲除病因,所以他的名气无法传出去,也就是我们家人推崇备至;中兄善治欲病之病,于病情初起时,一 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的名气只及本乡里;而我仅善治已病之病,于病情严重之时,一般人都看到我下针放血、用药教药,都以为我医术高明,因此 名气响遍全国。”

《黄帝内经》成书于战国时期,扁鹊本来是传说中黄帝时代的名医,但上述史载的扁鹊实为约生于公元前407年左右(战国时代)的齐国名医,本名秦越人,被后人称为中国传统医学的鼻祖。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的“上医”和“中医”的思想,在2500年前左右都已产生。  

  

当代名医陆广莘先生云:“上医治未病之病,谓之养生;中医治欲病之病,谓之保健;下医治已病之病,谓之医疗。”用后现代医学的说法,“上医”属于养生学,“中医”属于保健学,或都叫预防医学,下医才是今天理解的医学。

附:【人民日报:病人为何越治越多?】

医生与其在下游打捞落水者,不如到上游筑牢堤坝,让河水不再泛滥。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花宝金教授因擅长治肿瘤,患者趋之若鹜,一号难求。然而,花教授却并不开心,他说:“我行医几十年,每天都在拼命看病。结果,病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治越多。作为一名医生,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花教授是一位清醒的医者,他看到了表面“繁荣”背后的隐忧。从医生个人来说,病人越来越多,说明自己医术高、口碑好,患者认可。但是,从整个国家来说,病人越来越多,则说明医学发展走入误区,重治疗轻预防,医生“只治不防,越治越忙”。

古人云:上医治未病。意 思是说,医术最高明的医生并不是擅长治病的人,而是擅长防病的人。(文化传统注:未病,说到底就是自己身上不利于健康的坏毛病)。遗憾的是,不少医生错误 地认为:谁的病人越多,谁的本事越大。近年来,很多医院跑马圈地,盲目扩张,有的医院床位数甚至超过6000张,成为世界罕见的“巨无霸”。在扩大规模的 同时,还大量引进“高精尖”设备。如此一来,大医院形成“虹吸效应”,抽空了基层的优秀人才,导致患者过度集中难以分流,医院的扩张速度赶不上病人的增长 速度。因此,大医院医生整天疲于奔命,都在忙着“治已病”,哪有精力“治未病”?

  

医学技术越来越进步,医生队伍越来越庞大,而病人却越来越多,这是医生的悲哀,也是医学的失败,值得认真反思。(文化传统注:医疗技术的不断进化,反应了人自然本能和身体素质的逐步退化。

  

医学是生命的保障措施,人类不能有恃(医疗技术)无恐(放纵))。美国心脏协会曾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如今的医生都聚集在一条泛滥成灾的河流下游,拿着大量经 费研究打捞落水者的先进工具,同时苦练打捞落水者的本领。结果,事与愿违,一大半落水者都死了,被打捞上来的也是奄奄一息。更糟糕的是,落水者与日俱增, 越捞越多。事实上,与其在下游打捞落水者,不如到上游筑牢堤坝,让河水不再泛滥。作为医生,不能坐着等人得病,而应防患于未然,避免更多人“落水”。

  

预防为主,是我国的卫生工作方针。但是,由于缺乏有力的制度保障,这一方针沦为一句口号。专家预言,未来十几年,慢性病在中国将呈“井喷式”爆发。如果“井 喷”真的发生了,这将是中华民族的灾难,中国人有可能成为新的“东亚病夫”。2010年,我国慢性病卫生费用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为70%,而这些疾病大多 是可以通过干预避免的。因此,能否阻止慢性病“井喷式”发生,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未来兴衰。

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主体。最近,卫生部提出探索建立医疗服务联合体,让大型公立医院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成为利益共同体,通过双向转诊的方式, 对居民进行无缝化的健康管理。同时,推动大医院设立全科医学科,鼓励大医院医生做全科医学带头人。这不仅符合医学发展方向,而且体现了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今后,大型公立医院应从单纯的治疗疾病为主,转向预防与治疗并重,将“末端治理”变为“源头治理”。

  

从顶层设计来说,政府应为落实“预防为主”方针提供政策支撑。例如,借鉴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做法,将“医疗保险”变成“健康保险”。政府不仅要向医院购买疾病治疗服务,还要购买疾病和健康管理服务,由全民健康保险“买单”。从“医保”到“健保”,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体现的却是医学理念的巨大进步。

  

医疗消费具有无限趋高性,再多的财富也会被这个“无底洞”吞噬干净。因此,解决13亿人的健康问题,绝不能靠打针吃药,而要靠预防为主。只有病人越治越少,才说明医生的本领越来越高,医学越来越有希望。

您所看到的,也许正是别人所需要的,分享是一种快乐和幸福!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云顶娱乐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上医治未病,我们呼吁设立

上一篇:成假期日常,适量补充叶黄素有帮助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